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2006-11-10 11:31: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联想于昨天在香港发布20062007年度第二季度财报,期内实现销售收入37亿美元,盈利3800万美元。这一结果应该说正如杨元庆在发布会的说法,成绩与挑战并存,我的感觉,挑战的成分还要多些。 从销售收入上,这是第一个可以进行年度比较的季报,比上年增长1%,实际上这1%的增长,差不多就是手机业务所带来的增长,在电脑业务上,基本持平。如果分成大中华区和国外两个市场,也可以说国内增长了多少,国外就下降了多少。 从盈利上,盈利中包含了900万美元的一次性投资收益,还有1000多万美元的重组费用这次只计入了200万美元。如果把这些一次性的收益调整排除,和去年同期相比,有比较大的下降,这从毛利率上也能反映出来,毛利率下降了1个多百分点。总收入没变,毛利下降,而且这个状况是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中可见国际市场的经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仍然在持续的恶化过程中。 比较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欧洲市场恢复增长,因为联想在海外市场最早启动了对欧洲市场的调整,这也导致上个季度欧洲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所以5%的增长尽管不高,如果
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联想于昨天在香港发布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2006/2007年度第二季度财报,期内实现销售收入37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亿美元,盈利3800万美元。这一结果应该说正如杨元庆在发布会的说法,成绩与挑战并存,我的感觉,挑战的成分还要多些。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联想于昨天在香港发布20062007年度第二季度财报,期内实现销售收入37亿美元,盈利3800万美元。这一结果应该说正如杨元庆在发布会的说法,成绩与挑战并存,我的感觉,挑战的成分还要多些。 从销售收入上,这是第一个可以进行年度比较的季报,比上年增长1%,实际上这1%的增长,差不多就是手机业务所带来的增长,在电脑业务上,基本持平。如果分成大中华区和国外两个市场,也可以说国内增长了多少,国外就下降了多少。 从盈利上,盈利中包含了900万美元的一次性投资收益,还有1000多万美元的重组费用这次只计入了200万美元。如果把这些一次性的收益调整排除,和去年同期相比,有比较大的下降,这从毛利率上也能反映出来,毛利率下降了1个多百分点。总收入没变,毛利下降,而且这个状况是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中可见国际市场的经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仍然在持续的恶化过程中。 比较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欧洲市场恢复增长,因为联想在海外市场最早启动了对欧洲市场的调整,这也导致上个季度欧洲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所以5%的增长尽管不高,如果

从销售收入上,这是第一个可以进行年度比较的季报,比上年增长1%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实际上这1%的增长,差不多就是手机业务所带来的增长,在电脑业务上,基本持平。如果分成大中华区和国外两个市场,也可以说国内增长了多少,国外就下降了多少。

从盈利上,盈利中包含了900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万美元的一次性投资收益,还有1000多万美元的重组费用这次只计入了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联想于昨天在香港发布20062007年度第二季度财报,期内实现销售收入37亿美元,盈利3800万美元。这一结果应该说正如杨元庆在发布会的说法,成绩与挑战并存,我的感觉,挑战的成分还要多些。 从销售收入上,这是第一个可以进行年度比较的季报,比上年增长1%,实际上这1%的增长,差不多就是手机业务所带来的增长,在电脑业务上,基本持平。如果分成大中华区和国外两个市场,也可以说国内增长了多少,国外就下降了多少。 从盈利上,盈利中包含了900万美元的一次性投资收益,还有1000多万美元的重组费用这次只计入了200万美元。如果把这些一次性的收益调整排除,和去年同期相比,有比较大的下降,这从毛利率上也能反映出来,毛利率下降了1个多百分点。总收入没变,毛利下降,而且这个状况是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中可见国际市场的经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仍然在持续的恶化过程中。 比较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欧洲市场恢复增长,因为联想在海外市场最早启动了对欧洲市场的调整,这也导致上个季度欧洲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所以5%的增长尽管不高,如果200万美元。如果把这些一次性的收益调整排除,和去年同期相比,有比较大的下降,这从毛利率上也能反映出来,毛利率下降了1 联想:成绩与挑战并存 联想于昨天在香港发布20062007年度第二季度财报,期内实现销售收入37亿美元,盈利3800万美元。这一结果应该说正如杨元庆在发布会的说法,成绩与挑战并存,我的感觉,挑战的成分还要多些。 从销售收入上,这是第一个可以进行年度比较的季报,比上年增长1%,实际上这1%的增长,差不多就是手机业务所带来的增长,在电脑业务上,基本持平。如果分成大中华区和国外两个市场,也可以说国内增长了多少,国外就下降了多少。 从盈利上,盈利中包含了900万美元的一次性投资收益,还有1000多万美元的重组费用这次只计入了200万美元。如果把这些一次性的收益调整排除,和去年同期相比,有比较大的下降,这从毛利率上也能反映出来,毛利率下降了1个多百分点。总收入没变,毛利下降,而且这个状况是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中可见国际市场的经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仍然在持续的恶化过程中。 比较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欧洲市场恢复增长,因为联想在海外市场最早启动了对欧洲市场的调整,这也导致上个季度欧洲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所以5%的增长尽管不高,如果个多百分点。总收入没变,毛利下降,而且这个状况是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中可见国际市场的经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仍然在持续的恶化过程中。

比较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欧洲市场恢复增长,因为联想在海外市场最早启动了对欧洲市场的调整,这也导致上个季度欧洲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所以明联想所选择的措施可行,另一方面可能也应该庆幸选择的并购对象是IBM。IBM从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利益考虑也会尽量配合联想的调整。至于戴尔的人进来,IBM的人退出,应该说更多的是从业务能力或业务适应性的角度考虑。 一个长期的问题是,即使联想的双业务模式能够在全球顺利展开,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从并购的角度,联想到底能给行业注入什么独特的因素?目前所做的效率上的改善和成本控制,只能看做是求得生存的努力,但是毕竟是要有更光明的发展前景,这个收购才能真的体现出价值。这个前景也许蕴含在PC行业的变局之中,也许利用这个平台联想可以注入更多的业务,不得而知。 5%的增长尽管不高,如果是基于调整所带来的变化,却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拐点,但如果这个增长是有世界杯等短期因素的影响所致,则说明联想试图在海外推行的双业务模式是否能够见效还无法获得验证。美国市场的下滑,按联想发布会的说法,有很大的市场因素,即美国市场的整体增长率是付的。但可能更大程度上跟联想处于两种业务模式、两个品牌之间的切换时期有关。同样,这个切换周期的拐点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之前的下探程度有多深?会不会形成致命的裂痕?

现在的联想就像从一个悬崖的一边跳到另一边,如果一口气喘不过来落下去,等待联想的就是粉身碎骨。所以盈利甚至业绩下降并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不能掉下去。而拉动联想向前飞行的一个是中国市场业绩的支撑,一个是投资者特别是大的战略投资者的信心,而气门就是现金流,如果中国市场业绩也出现大的波动,或者投资者失去耐心,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联想遇到的就是滑坡的问题,而是坠落。这也是联想比TCL高明的地方,明联想所选择的措施可行,另一方面可能也应该庆幸选择的并购对象是IBM。IBM从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利益考虑也会尽量配合联想的调整。至于戴尔的人进来,IBM的人退出,应该说更多的是从业务能力或业务适应性的角度考虑。 一个长期的问题是,即使联想的双业务模式能够在全球顺利展开,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从并购的角度,联想到底能给行业注入什么独特的因素?目前所做的效率上的改善和成本控制,只能看做是求得生存的努力,但是毕竟是要有更光明的发展前景,这个收购才能真的体现出价值。这个前景也许蕴含在PC行业的变局之中,也许利用这个平台联想可以注入更多的业务,不得而知。 TCL整合中的被动,也恰好是国内业绩无法支撑,同时有没有资本方的大力支持。所以一遇到波动就显得特别被动。

而并购之初分析所认为的文化整合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是大问题。这一方面说明联想所选择的措施可行,另一方面可能也应该庆幸选择的并购对象是IBMIBM从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利益考虑也会尽量配合联想的调整。至于戴尔的人进来,IBM的人退出,应该说更多的是从业务能力或业务适应性的角度考虑。

一个长期的问题是,即使联想的双业务模式能够在全球顺利展开,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从并购的角度,联想到底能给行业注入什么独特的因素?目前所做的效率上的改善和成本控制,只能看做是求得生存的努力,但是毕竟是要有更光明的发展前景,这个收购才能真的体现出价值。这个前景也许蕴含在PC行业的变局之中,也许利用这个平台联想可以注入更多的业务,不得而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