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重型化之争所不能承受之重  

2006-11-03 10:17:00|  分类: 战略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贫乏与矛盾,使得地方政府做为经济管理的具体操作者,难以找到更好的发展路径。二十多年积累所产生的巨大的投资势能被压缩在有限的通道上,一方面是个别行业、个别地方的投资过热难以抑制,另一方面是其他行业、其他地方的却很少得到资本的光顾。一方面是宏观面上GDP高增长与物价低通胀的良缘绝配,另一方面是微观面上的企业发展的日趋艰辛与居民生活状态的停滞不前。一方面是家庭拥有的汽车、住房等固定财富的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是交通拥挤、环境恶化所带来的生活质量的下降。一方面是外贸出口和顺差的高增长,另一方面是出口企业赢利状况、员工收入待遇却难以得到相应的提升。……………… (刚开了头,希望有时间能完整写下来)

重型化之争所不能承受之重

    当房地产价格飙升所引发的喧嚣开始遮天蔽日的时候,一个曾经可能决定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走向的讨论日渐远离了大众的视野。

2004年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网站上发表署名文章。题目为《注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谨防结构调整中出现片面追求重型化的倾向》,提出中国不能再按传统的经济发展理论走“重型化“的发展道路,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走出一条新型的工业化道路。

的贫乏与矛盾,使得地方政府做为经济管理的具体操作者,难以找到更好的发展路径。二十多年积累所产生的巨大的投资势能被压缩在有限的通道上,一方面是个别行业、个别地方的投资过热难以抑制,另一方面是其他行业、其他地方的却很少得到资本的光顾。一方面是宏观面上GDP高增长与物价低通胀的良缘绝配,另一方面是微观面上的企业发展的日趋艰辛与居民生活状态的停滞不前。一方面是家庭拥有的汽车、住房等固定财富的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是交通拥挤、环境恶化所带来的生活质量的下降。一方面是外贸出口和顺差的高增长,另一方面是出口企业赢利状况、员工收入待遇却难以得到相应的提升。……………… (刚开了头,希望有时间能完整写下来) 进入新世纪之后,重型化已经在理论、舆论和实践各个层面酝酿预热,逐渐显示出开始沸腾的迹象,中国经济进入重化工阶段成为一大批专家学者的共识,包括希望集团在内的一大批民营企业开始把进入重化行业做为公司二次创业的突破口,地方政府也把重化产业做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房地产行业做为重化工业的终端应用市场和产业龙头,其投资热度和价格飙升只不过是这个大背景下的一个显化点,因为关切到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从而成为舆论的焦点。

所以吴敬琏教授的一声“断喝”,恰如在这股滚滚洪流中投入了一枚重型炸弹,立即激发了无数的浪花。因其崇高的声望和特殊的地位,很容易被理解为国家产业政策调整的先兆,随后我们也看到了中央政府关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谐社会、新农村建设等重大的导向性的政策的陆续出台。

但是,一个经过数年酝酿并在各个层面达成了高度配合的巨大力量,使得中央政府的政策壁垒也显得力不从心,2004在各个层面达成了高度配合的巨大力量,使得中央政府的政策壁垒也显得力不从心,2004年在中央政府试图以利率政策抑制各地过热的投资屡屡失效之后,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博鳌论坛年会上警示不听劝告的地方政府和企业“不要和央行博弈,大家同舟共济。”,“不要因为央行现在出手还比较温和,就想趁这个机会赶快‘干一把’(加紧投资)。这样一来,导致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会造成今后的政策更加严厉,对大家都不好。”随后进入5月份,就发生了中央政府“铁碗”出击的“铁本事件”。但是,两年过去,陆续发生了内蒙古最高行政领导受到处罚和郑州大学城叫停等案件,行政之手仍然难以松开。 在理论界,吴敬琏的呐喊并没有赢得热烈的呼应,反而激起了以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为代表的“反对派”的强烈反弹,“重型化是中国经济的必经阶段”等针锋相对的观点依然占据着主流地位。政策层面上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谐社会建设和理论层面上的错位带来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制定未来发展规划上的迷茫,所以一方面在口头上支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在具体的措施上仍然把发展重化工业做为未来经济支柱进行规划。内蒙的出位和郑州大学城事件,如果抛开夹杂其中的个人私利,都可以看做是这种迷茫与错位的具体体现。 地方政府助推房地产价格上涨,我们不应该简单的归因于政绩驱动、腐败和官商勾结,更要看到经济发展理论上年在中央政府试图以利率政策抑制各地过热的投资屡屡失效之后,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博鳌论坛年会上警示不听劝告的地方政府和企业“不要和央行博弈,大家同舟共济。”,“不要因为央行现在出手还比较温和,就想趁这个机会赶快干一把(加紧投资)。这样一来,导致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会造成今后的政策更加严厉,对大家都不好。”随后进入5月份,就发生了中央政府“铁碗”出击的“铁本事件”。但是,两年过去,陆续发生了内蒙古最高行政领导受到处罚和郑州大学城叫停等案件,行政之手仍然难以松开。

在理论界,吴敬琏的呐喊并没有赢得热烈的呼应,反而激起了以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为代表的“反对派”的强烈反弹,“重型化是中国经济的必经阶段”等针锋相对的观点依然占据着主流地位。政策层面上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谐社会建设和理论层面上的错位带来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制定未来发展规划上的迷茫,所以一方面在口头上支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在具体的措施上仍然把发展重化工业做为未来经济支柱进行规划。内蒙的出位和郑州大学城事件,如果抛开夹杂其中的个人私利,都可以看做是这种迷茫与错位的具体体现。

地方政府助推房地产价格上涨,我们不应该简单的归因于政绩驱动、腐败和官商勾结,更要看到经济发展理论上的贫乏与矛盾,使得地方政府做为经济管理的具体操作者,难以找到更好的发展路径。二十多年积累所产生的巨大的投资势能被压缩在有限的通道上,一方面是个别行业、个别地方的投资过热难以抑制,另一方面是其他行业、其他地方的却很少得到资本的光顾。一方面是宏观面上在各个层面达成了高度配合的巨大力量,使得中央政府的政策壁垒也显得力不从心,2004年在中央政府试图以利率政策抑制各地过热的投资屡屡失效之后,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博鳌论坛年会上警示不听劝告的地方政府和企业“不要和央行博弈,大家同舟共济。”,“不要因为央行现在出手还比较温和,就想趁这个机会赶快‘干一把’(加紧投资)。这样一来,导致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会造成今后的政策更加严厉,对大家都不好。”随后进入5月份,就发生了中央政府“铁碗”出击的“铁本事件”。但是,两年过去,陆续发生了内蒙古最高行政领导受到处罚和郑州大学城叫停等案件,行政之手仍然难以松开。 在理论界,吴敬琏的呐喊并没有赢得热烈的呼应,反而激起了以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为代表的“反对派”的强烈反弹,“重型化是中国经济的必经阶段”等针锋相对的观点依然占据着主流地位。政策层面上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谐社会建设和理论层面上的错位带来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制定未来发展规划上的迷茫,所以一方面在口头上支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在具体的措施上仍然把发展重化工业做为未来经济支柱进行规划。内蒙的出位和郑州大学城事件,如果抛开夹杂其中的个人私利,都可以看做是这种迷茫与错位的具体体现。 地方政府助推房地产价格上涨,我们不应该简单的归因于政绩驱动、腐败和官商勾结,更要看到经济发展理论上GDP高增长与物价低通胀的良缘绝配,另一方面是微观面上的企业发展的日趋艰辛与居民生活状态的停滞不前。一方面是家庭拥有的汽车、住房等固定财富的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是交通拥挤、环境恶化所带来的生活质量的下降。一方面是外贸出口和顺差的高增长,另一方面是出口企业赢利状况、员工收入待遇却难以得到相应的提升。………………

在各个层面达成了高度配合的巨大力量,使得中央政府的政策壁垒也显得力不从心,2004年在中央政府试图以利率政策抑制各地过热的投资屡屡失效之后,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博鳌论坛年会上警示不听劝告的地方政府和企业“不要和央行博弈,大家同舟共济。”,“不要因为央行现在出手还比较温和,就想趁这个机会赶快‘干一把’(加紧投资)。这样一来,导致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会造成今后的政策更加严厉,对大家都不好。”随后进入5月份,就发生了中央政府“铁碗”出击的“铁本事件”。但是,两年过去,陆续发生了内蒙古最高行政领导受到处罚和郑州大学城叫停等案件,行政之手仍然难以松开。 在理论界,吴敬琏的呐喊并没有赢得热烈的呼应,反而激起了以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为代表的“反对派”的强烈反弹,“重型化是中国经济的必经阶段”等针锋相对的观点依然占据着主流地位。政策层面上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谐社会建设和理论层面上的错位带来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制定未来发展规划上的迷茫,所以一方面在口头上支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在具体的措施上仍然把发展重化工业做为未来经济支柱进行规划。内蒙的出位和郑州大学城事件,如果抛开夹杂其中的个人私利,都可以看做是这种迷茫与错位的具体体现。 地方政府助推房地产价格上涨,我们不应该简单的归因于政绩驱动、腐败和官商勾结,更要看到经济发展理论上 (刚开了头,希望有时间能完整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