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IBM的战略阴谋  

2006-12-18 01:06:00|  分类: 战略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BM的战略阴谋

了“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这样一个宏大的名字,此后,IBM的成长战略中都体现着成为一个行业王者的强烈意图,这个意图在大型机时代让IBM独享20多年的垄断利润,也在PC时代让IBM几近“亡国”,但是当通过开辟信息服务市场站稳脚跟、缓过气之后,IBM的王者意图再次复苏,它不甘心只是成为一个能够赚钱的富翁,而只有成为一个行业领导者它才有安全的感觉。从提出“随需而变”战略开始,可以认为IBM从偏安重新开始了塑造行业结构并确立王者地位的新战争。 王者争霸,就要把现有霸主给拉下来,打破英特尔、微软、戴尔形成的“铁三角”格局。 急于做强却处于徘徊期的联想进入IBM的视野,成为了IBM实施行业结构再造战略的最佳打手。 在出售亏损业务获得资金收益之上,我们可以对IBM的战略阴谋做一下逻辑上的复盘和推演。 第一,改变联想的发展方向,让在“服务的、高科技的、国际化的”的目标之中徘徊而且把服务做为重点发展方向的联想,收回向服务进军的步伐,掉头转向国际化,使得联想从一个竞争对手,变为合作伙伴。 第二、塑造在中国这个发展成长中的巨大市场上的良好形象,从国家安全角度,其实IBM应该说是跨国公司中对中国经济体系渗透最深的,它的信息服务体系控制了中国众多体现国家意志的支柱性行业。帮助中国企业国际化,客观上塑造了IBM在政府和社会中的良好形象,使得IBM尽管取得了在一些市场上的事实垄断地位,而遭遇的抵制和问责却小的多。 第三、利用联想发展的冲动,直接打乱了戴尔的发展部署。戴尔在取得PC市场上的优势地位之后,增长的动力已经开始向低端的IT服务市场渗透,任其发展,将逐步侵蚀IBM在IT服务市场的领地。把PC业务给联想,联想在PC市场横向扩展的冲动使得戴尔不得不收回向其他领域进攻的企图,反身和联想在PC市场上缠斗。联想不一定能打败戴尔,但是有IBM的幕后输功,要拖住戴尔却已足够。这样通过出售活动,IBM实施乾坤大挪移,把本来都指向自己的两个对手,让他们互相斗在了一起。 而且,也选择了进攻戴尔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那就是在戴尔刚刚制定了更高的发展目标之后开始部署但是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时候。所以戴尔在

 

在华人企业通过收购活动开展国际化的道路上,明基铩羽而归,TCL还在收拾残局,联想尽管海外市场也仍然在继续下滑和亏损,但似乎一切还在掌控过程中。是联想的管理能力更强?还是联想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者说区别在于联想收购的是美国企业而明基、TCL收购的是欧洲企业?可是联想首先动的裁员手术也是发生在原IBM PCD的欧洲部分,激烈的文化冲突为什么没有在联想的身上发生?

事实上,在收购之前,联想的国际化记录比明基和TCL都要差,TCL至少还在越南市场取得了成功,也有一定的外销比例,而联想除了失败的主板业务之外,海外市场可以说颗粒无收。

IBM的战略阴谋 在华人企业通过收购活动开展国际化的道路上,明基铩羽而归,TCL还在收拾残局,联想尽管海外市场也仍然在继续下滑和亏损,但似乎一切还在掌控过程中。是联想的管理能力更强?还是联想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者说区别在于联想收购的是美国企业而明基、TCL收购的是欧洲企业?可是联想首先动的裁员手术也是发生在原IBM PCD的欧洲部分,激烈的文化冲突为什么没有在联想的身上发生? 事实上,在收购之前,联想的国际化记录比明基和TCL都要差,TCL至少还在越南市场取得了成功,也有一定的外销比例,而联想除了失败的主板业务之外,海外市场可以说颗粒无收。 从文化差异上,做为IT行业的鼻祖,IBM人的文化优越感以及和联想之间的文化落差也要大于明基和西门子以及TCL和汤姆逊之间,高傲的IBM人怎么就甘心接受联想的摆布? 那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联想的并购活动始终得到了IBM本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从并购宣布时候内部的沟通,以及以阿梅里奥为代表的原戴尔管理层的进入,都得到了IBM方面的积极配合,包括为一些被替代的高管在IBM体系内重新安排职位。只是IBM的配合使得联想避免了并购之后可能发生的文化冲突。 可以说,IBM把PC业务转让给联想,不是一卖了之,而是“赴上马,送一程”,最初过来的IBM高管倒像是“护花使者”,走还是留,一切决定于联想是否需要。 关键是,IBM为什么要对联想实施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可以归结为双方谈判的一个条件,或者说是IBM的企业文化使然。但IBM和IBM人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利益体,IBM采取这样的做法肯定有它的利益在。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把联想送向国际化征程中包含着IBM的巨大战略利益。 最直接的认识,是IBM剥离了一块不适合自己经营的业务,而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发展壮大,还收回了一部分资金。如果从这个角度,这个转让就只是一个交易,事实上,在这个并购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候,看看IT行业发生的变化,我们可以逐渐清晰的体会出IBM的战略意图,也可以说是战略阴谋。 IBM这个企业具有非常强烈的“王者情节”,这种情节也许可以追溯到卖磅秤时候的沃森就给公司起

从文化差异上,做为IT行业的鼻祖,IBM人的文化优越感以及和联想之间的文化落差也要大于明基和西门子以及TCL和汤姆逊之间,高傲的IBM人怎么就甘心接受联想的摆布?

那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联想的并购活动始终得到了IBM本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从并购宣布时候内部的沟通,以及以阿梅里奥为代表的原戴尔管理层的进入,都得到了IBM方面的积极配合,包括为一些被替代的高管在IBM体系内重新安排职位。只是IBM的配合使得联想避免了并购之后可能发生的文化冲突。

可以说,IBM把PC业务转让给联想,不是一卖了之,而是“赴上马,送一程”,最初过来的IBM高管倒像是“护花使者”,走还是留,一切决定于联想是否需要。

关键是,IBM为什么要对联想实施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可以归结为双方谈判的一个条件,或者说是IBM的企业文化使然。但IBM和IBM人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利益体,IBM采取这样的做法肯定有它的利益在。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把联想送向国际化征程中包含着IBM的巨大战略利益。

最直接的认识,是IBM剥离了一块不适合自己经营的业务,而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发展壮大,还收回了一部分资金。如果从这个角度,这个转让就只是一个交易,事实上,在这个并购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候,看看IT行业发生的变化,我们可以逐渐清晰的体会出IBM的战略意图,也可以说是战略阴谋。

IBM这个企业具有非常强烈的“王者情节”,这种情节也许可以追溯到卖磅秤时候的沃森就给公司起了“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这样一个宏大的名字,此后,IBM的成长战略中都体现着成为一个行业王者的强烈意图,这个意图在大型机时代让IBM独享20多年的垄断利润,也在PC时代让IBM几近“亡国”,但是当通过开辟信息服务市场站稳脚跟、缓过气之后,IBM的王者意图再次复苏,它不甘心只是成为一个能够赚钱的富翁,而只有成为一个行业领导者它才有安全的感觉。从提出“随需而变”战略开始,可以认为IBM从偏安重新开始了塑造行业结构并确立王者地位的新战争。

了“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这样一个宏大的名字,此后,IBM的成长战略中都体现着成为一个行业王者的强烈意图,这个意图在大型机时代让IBM独享20多年的垄断利润,也在PC时代让IBM几近“亡国”,但是当通过开辟信息服务市场站稳脚跟、缓过气之后,IBM的王者意图再次复苏,它不甘心只是成为一个能够赚钱的富翁,而只有成为一个行业领导者它才有安全的感觉。从提出“随需而变”战略开始,可以认为IBM从偏安重新开始了塑造行业结构并确立王者地位的新战争。 王者争霸,就要把现有霸主给拉下来,打破英特尔、微软、戴尔形成的“铁三角”格局。 急于做强却处于徘徊期的联想进入IBM的视野,成为了IBM实施行业结构再造战略的最佳打手。 在出售亏损业务获得资金收益之上,我们可以对IBM的战略阴谋做一下逻辑上的复盘和推演。 第一,改变联想的发展方向,让在“服务的、高科技的、国际化的”的目标之中徘徊而且把服务做为重点发展方向的联想,收回向服务进军的步伐,掉头转向国际化,使得联想从一个竞争对手,变为合作伙伴。 第二、塑造在中国这个发展成长中的巨大市场上的良好形象,从国家安全角度,其实IBM应该说是跨国公司中对中国经济体系渗透最深的,它的信息服务体系控制了中国众多体现国家意志的支柱性行业。帮助中国企业国际化,客观上塑造了IBM在政府和社会中的良好形象,使得IBM尽管取得了在一些市场上的事实垄断地位,而遭遇的抵制和问责却小的多。 第三、利用联想发展的冲动,直接打乱了戴尔的发展部署。戴尔在取得PC市场上的优势地位之后,增长的动力已经开始向低端的IT服务市场渗透,任其发展,将逐步侵蚀IBM在IT服务市场的领地。把PC业务给联想,联想在PC市场横向扩展的冲动使得戴尔不得不收回向其他领域进攻的企图,反身和联想在PC市场上缠斗。联想不一定能打败戴尔,但是有IBM的幕后输功,要拖住戴尔却已足够。这样通过出售活动,IBM实施乾坤大挪移,把本来都指向自己的两个对手,让他们互相斗在了一起。 而且,也选择了进攻戴尔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那就是在戴尔刚刚制定了更高的发展目标之后开始部署但是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时候。所以戴尔在

王者争霸,就要把现有霸主给拉下来,打破英特尔、微软、戴尔形成的“铁三角”格局。

急于做强却处于徘徊期的联想进入IBM的视野,成为了IBM实施行业结构再造战略的最佳打手。

在出售亏损业务获得资金收益之上,我们可以对IBM的战略阴谋做一下逻辑上的复盘和推演。

IBM的战略阴谋 在华人企业通过收购活动开展国际化的道路上,明基铩羽而归,TCL还在收拾残局,联想尽管海外市场也仍然在继续下滑和亏损,但似乎一切还在掌控过程中。是联想的管理能力更强?还是联想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者说区别在于联想收购的是美国企业而明基、TCL收购的是欧洲企业?可是联想首先动的裁员手术也是发生在原IBM PCD的欧洲部分,激烈的文化冲突为什么没有在联想的身上发生? 事实上,在收购之前,联想的国际化记录比明基和TCL都要差,TCL至少还在越南市场取得了成功,也有一定的外销比例,而联想除了失败的主板业务之外,海外市场可以说颗粒无收。 从文化差异上,做为IT行业的鼻祖,IBM人的文化优越感以及和联想之间的文化落差也要大于明基和西门子以及TCL和汤姆逊之间,高傲的IBM人怎么就甘心接受联想的摆布? 那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联想的并购活动始终得到了IBM本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从并购宣布时候内部的沟通,以及以阿梅里奥为代表的原戴尔管理层的进入,都得到了IBM方面的积极配合,包括为一些被替代的高管在IBM体系内重新安排职位。只是IBM的配合使得联想避免了并购之后可能发生的文化冲突。 可以说,IBM把PC业务转让给联想,不是一卖了之,而是“赴上马,送一程”,最初过来的IBM高管倒像是“护花使者”,走还是留,一切决定于联想是否需要。 关键是,IBM为什么要对联想实施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可以归结为双方谈判的一个条件,或者说是IBM的企业文化使然。但IBM和IBM人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利益体,IBM采取这样的做法肯定有它的利益在。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把联想送向国际化征程中包含着IBM的巨大战略利益。 最直接的认识,是IBM剥离了一块不适合自己经营的业务,而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发展壮大,还收回了一部分资金。如果从这个角度,这个转让就只是一个交易,事实上,在这个并购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候,看看IT行业发生的变化,我们可以逐渐清晰的体会出IBM的战略意图,也可以说是战略阴谋。 IBM这个企业具有非常强烈的“王者情节”,这种情节也许可以追溯到卖磅秤时候的沃森就给公司起

第一,改变联想的发展方向,让在“服务的、高科技的、国际化的”的目标之中徘徊而且把服务做为重点发展方向的联想,收回向服务进军的步伐,掉头转向国际化,使得联想从一个竞争对手,变为合作伙伴。

第二、塑造在中国这个发展成长中的巨大市场上的良好形象,从国家安全角度,其实IBM应该说是跨国公司中对中国经济体系渗透最深的,它的信息服务体系控制了中国众多体现国家意志的支柱性行业。帮助中国企业国际化,客观上塑造了IBM在政府和社会中的良好形象,使得IBM尽管取得了在一些市场上的事实垄断地位,而遭遇的抵制和问责却小的多。

第三、利用联想发展的冲动,直接打乱了戴尔的发展部署。戴尔在取得PC市场上的优势地位之后,增长的动力已经开始向低端的IT服务市场渗透,任其发展,将逐步侵蚀IBM在IT服务市场的领地。把PC业务给联想,联想在PC市场横向扩展的冲动使得戴尔不得不收回向其他领域进攻的企图,反身和联想在PC市场上缠斗。联想不一定能打败戴尔,但是有IBM的幕后输功,要拖住戴尔却已足够。这样通过出售活动,IBM实施乾坤大挪移,把本来都指向自己的两个对手,让他们互相斗在了一起。

而且,也选择了进攻戴尔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那就是在戴尔刚刚制定了更高的发展目标之后开始部署但是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时候。所以戴尔在遭遇进攻之后,一下陷入动机上的矛盾,无法马上确定是应该反身防守,还是继续执行原有战略,戴尔在这一段时期的矛盾和被动,都可以看做这种动机上矛盾的结果。

第四,支持AMD进攻英特尔,有联想这样一个战略同盟和中国市场的空间,AMD就有了落脚点,事实上,正是联想等公司率先采取AMD芯片拉低PC价位,使得英特尔最坚强的堡垒戴尔也不得不倒戈。AMD的壮大直接融化了英特尔巨大的赢利空间,甚至AMD拉动微处理器向双核、四核方向的发展,也拉回了英特尔企图实施平台战略继续引领大信息产业发展的脚步。

第五,短期来看,惠普似乎是一个受益者,但是,一个在渠道上摆开越来越大的战线的惠普,和IBM具有竞争关系的“动成长战略”发展方向正在发生偏移。到一定程度,惠普也许将难以回头,竞争重心将向中小企业和家庭战略转移。

IBM的战略阴谋 在华人企业通过收购活动开展国际化的道路上,明基铩羽而归,TCL还在收拾残局,联想尽管海外市场也仍然在继续下滑和亏损,但似乎一切还在掌控过程中。是联想的管理能力更强?还是联想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者说区别在于联想收购的是美国企业而明基、TCL收购的是欧洲企业?可是联想首先动的裁员手术也是发生在原IBM PCD的欧洲部分,激烈的文化冲突为什么没有在联想的身上发生? 事实上,在收购之前,联想的国际化记录比明基和TCL都要差,TCL至少还在越南市场取得了成功,也有一定的外销比例,而联想除了失败的主板业务之外,海外市场可以说颗粒无收。 从文化差异上,做为IT行业的鼻祖,IBM人的文化优越感以及和联想之间的文化落差也要大于明基和西门子以及TCL和汤姆逊之间,高傲的IBM人怎么就甘心接受联想的摆布? 那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联想的并购活动始终得到了IBM本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从并购宣布时候内部的沟通,以及以阿梅里奥为代表的原戴尔管理层的进入,都得到了IBM方面的积极配合,包括为一些被替代的高管在IBM体系内重新安排职位。只是IBM的配合使得联想避免了并购之后可能发生的文化冲突。 可以说,IBM把PC业务转让给联想,不是一卖了之,而是“赴上马,送一程”,最初过来的IBM高管倒像是“护花使者”,走还是留,一切决定于联想是否需要。 关键是,IBM为什么要对联想实施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可以归结为双方谈判的一个条件,或者说是IBM的企业文化使然。但IBM和IBM人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利益体,IBM采取这样的做法肯定有它的利益在。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把联想送向国际化征程中包含着IBM的巨大战略利益。 最直接的认识,是IBM剥离了一块不适合自己经营的业务,而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发展壮大,还收回了一部分资金。如果从这个角度,这个转让就只是一个交易,事实上,在这个并购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候,看看IT行业发生的变化,我们可以逐渐清晰的体会出IBM的战略意图,也可以说是战略阴谋。 IBM这个企业具有非常强烈的“王者情节”,这种情节也许可以追溯到卖磅秤时候的沃森就给公司起

所以可以说,IBM把PC这一块看是垃圾的PC业务“卖”给联想,却牵引了整个信息产业竞争格局的变化,使得指向自身的所有竞争力量都发生了转向。而IBM不但坐山观虎斗,而且可以根据战局变化,随时下山,收拾残局,就象二战时期的美国,一举确立霸主地位。

正是有着这样巨大的战略利益,所以IBM才会百般迁就联想,你要人就给你人,你让走人就配合你安置,投身于IBM的联想,如一个受宠的“王妃”,不是因为长的漂亮,而是形势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