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2006-06-24 02:30:00|  分类: 透过女人看品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     联想收购IBM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手如柔荑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肤如凝脂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气质层次

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性情层次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是可口可乐,装到一般的瓶子里就是汽水,没办法,因为可口可乐本身就是连商标带产品一起买的。 气质层次 “西子捧心,东施效颦”,东施想仿而效之成为美女,反成千古笑谈。东施应该感慨没有生在高科技的今天,可以通过手术比着西子的模样造出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即使在外观上完全一样,有一样却是无法模仿的,那就是气质。李渔讲女人有态,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态,七分漂亮可降落到三分,它如火之有焰,如灯之有光,如金银之宝气。这个态确实不好捉摸,一个“态”不知道愁刹了天下多少想变美女的女人。 “细节决定成败”一时流行,但往往认为决定细节的只是态度问题,其实真正的细节功夫来自于对那种“寸劲儿”的把握,就像中国功夫讲究妙到毫巅,所以李连杰的一招一式,在高科技的辅助之下,看起来难度并不大,但无不透露出赏心悦目的美感。在这个程度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东施效颦真正难以仿效之所在。 性情层次 如果说气质体现了一种欣赏之美,静态之美,那么性情就体现了一种互动之美,动态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生辉,如沃尔玛对员工之训练“露出八颗牙”自然是无法达到,那只是一种标准化的程序。真正的性情,来自于修养及在修养基础上的自信与优雅。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    就象一般的认为江湖豪客都有刀客气,风尘女子都有烟花气,文人骚客都有学究气一样,事实上,每一类里面的顶尖人物反而是把他职业特征给隐藏在内的,他用其他的修为消弭了职业特点带来的职业标识。所以我们在很多行业都看到了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轨迹:非专业-专业化-超专业化。而到了“我非我”的超专业化的最高境界才是发展的极至,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品牌是一种价值产品,当一个品牌却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它的商业属性的时候,这个品牌就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社会层次

单从个人魅力来说,成名之后的章子怡较之成名之前的章子怡有很大差别吗?也许有;或者换一种比较法,和章子怡同样美丽甚至远过之的美女车载斗量,但是在各方面能够表现出来的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个差异就在于章子怡身上不仅体现了个人的自然属性,还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这种社会属性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人文特征,比如故事。历史上的四大美女肯定不是最美丽的,能够千古流传是因为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 爱情层次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它们有故事。另一方面体现在其身上的社会聚焦,从自然风光上说,泰山不是名山中最美的,但五岳之首长期流传,就形成了一种惯性。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老徐博客的家长里短,但是她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也就成为了博客写作的一块圣地。 爱情层次 有了社会属性,美女的价值会得到倍增,但仍然属于可衡量的,如果成为一种无价之宝,让喜欢的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而痴心不该,就要升华到爱情层次。楼台会上祝英台在万般无奈之下劝梁山伯另择淑女,梁山伯则是“我哪怕九天仙女都不爱”,这样的品牌忠诚,则非达到爱情的层次不能为。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历史上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案例,以江山社稷之重,可换的佳丽三千陪侍,尚且不敌一女之分量,固然有美貌的成分,更在于有了爱的牵引,否则就难以理解以黛安娜王妃之倾国之貌,却不敌一个毫无姿色的寡妇卡米拉。

漂亮女人都是谁的老婆(之四)――透过女人看品牌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品牌建设被普遍认为是联想将要遇到的最大难关之一,奥美广告公司CEO夏兰泽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联想是品牌吗?海尔是品牌吗?不是,它们还只是商标名称而非品牌 。”这肯定让中国人心中颇不服气:如果联想、海尔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都算不上品牌,莫大中国可能就真没有什么牌子可以算的上品牌了。奥美固然有吹毛求疵之嫌,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认识层次上的不同。 简单说,我们理解的品牌之品,是“品质”的品,而真正的品牌之品,是“品味”之品。 从“品质”意义上理解品牌,是质量经济、制造经济的特征,从“品味”角度理解品牌,是服务经济、体验经济的特征。大部分的中国人只是刚刚走出温饱,在向小康目标挺进,所以我们更相信货真价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就不懂得欣赏和享受体验的价值和快乐。否则宝马也不会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向往了。 如果不能理解品牌,那么可以尝试着从理解女人入手,了解了不同层次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价值,也就知道了品牌的价值。 质量层次 鲁迅看《红楼》,见人所未见,得出了一个结论“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在焦大眼里,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既没有劳动能力,也缺乏生育能力,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远没有粗手大脚的劳动阶级的女人们来的实用。焦大眼里,看到的是女人的实用功能。 即使从美的角度,什么样的女人算美?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燕瘦环肥”之说了。自然也有一些比较公认的标准,比如“瘦不露骨,胖不盈衣”,比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些可以量化的标准,划出了美女和非美女的界线,这些可量化的标准,就是从质量层次所做的判断。 包装层次 象“天生丽质难自弃”之谈,大概也只有贵妃这样的千古美女才堪当,现实中更多的“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有人爱拿明星不化妆的照片来对比,说明其实明星也没有那么漂亮,不过,所谓明星之美,本身说得就是艺术形象,就是包含了包括化妆、着装、包装以及光影的配合在里面的。 就像说可乐其实就是汽水,这也是剥开了产品的一切包装来谈,同样的一种口味,装到可口可乐的瓶子里面就从文化角度看,女人的美丽和品牌的魅力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如果女人的美丽需要超越天生的身体特征,品牌的魅力也需要超越产品自身的特性。当我们的文化难以摆脱对西方的自卑而亦步亦趋的时候,无论女人还是品牌,就都难以散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大气与自信。什么时候中国产生了世界级美女的时候,诞生中国世界级品牌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P>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