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2006-06-30 08:35: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

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TCL的变革,企图带领“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CFO,有着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1999“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阴阳失调导致亚信的衰落 和《人力资本》的总编孙宏钢一起吃饭,一入话题就说到《易经》,老孙做为人力资源专家,已经把《易经》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工具,我则更多的只是业余爱好,所学有限,也不敢拿出来唬人。无意中说到亚信的时候,我说倒是可以用阴阳平衡的思想来看待亚信的衰落,老孙也颇以为然,并建议我从这个角度写篇分析文章。一晃几个月过来了,却迟迟没有动笔,总觉得做为笑谈可以,要变成一篇分析文章则显得不够严谨。不过做为网文随便聊聊则无所谓。 从把握热点来说,现在说亚信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是从研究角度,亚信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标本。从几个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赶上互联网大潮,借势而起,到成为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经济公司。高速膨胀的行业、人才济济、连通资本市场、先行优势,亚信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公司的所有基础资源。亚信早几年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侧目,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建筑师”,几位创始人也成为热点人物、传奇人物。 但是,当互联网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膨胀为一个主流产业的时候,亚信却深陷亏损的泥潭难以自拔,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偶尔成为媒体热点的时候也多是负面消息。相对比的是,比亚信更晚一点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则尽情享用着网络经济结出的硕果。 从亚信联想出去,我们更可以发现,很少有中国公司能够在二次创业中再攀辉煌,传统公司联想没有做到,新公司盛大也没有做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也只是在第一次成功的轨迹上延续发展,增长趋缓却看不到突围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当产业面临一次新的变迁的时候,这些公司中很多都会走到和亚信一样的宿命。 所以亚信的命运并不是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 TCL总裁李东生以《鹰的重生》来暗喻TCL的变革,企图带领TCL在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之后获得新生,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变革的痛苦可见一斑,和鹰得痛苦相比,企业更大的痛苦在于,经历了如此痛苦的蜕变之后却不一定获得新生。 亚信变革的开始其实充满了喜庆气氛,财经作家秦朔在《大变局》中给当时的亚信变革给予高调的礼赞,这个变革起始于年轻的亚信引进了一位成熟的CFO,有着25年行业经验、曾任惠普中国财务总监的韩颖女士,“韩颖告诉他们,亚信1999年6月底的净收入不会少于1000万美金,结果到了6月底,净收入是1050万美金”,这种精准的财务管理与财务预测能力,让只会挣钱不会管钱的年轻的亚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韩颖成为亚信的“零号人物”。 但是韩颖能够把亚信三个月之后的预测精确到个位,却无法预测三年之后的亚信,亚信在一步步的精确预测之下,也一步步的走向衰落。 那亚信的衰落都是韩颖的错了?有媒体做过这样的分析。从阴阳平衡分析的角度,对于当时亢奋混乱的亚信来说,引进长于财务管理的韩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亚信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使得亚信由阳过于阴到阴阳平衡,又迅速的转向了阴盛阳衰。 首先是赋有激情的田溯宁离开亚信进入网通,敦厚的工程师丁键成为亚信的领军人物。生物学博士田溯宁不一定对互联网产业有很深的洞察力,但是他的激情与人际能力可以激起亚信内部的创新热情,并带给亚信一个融通的外部环境。使得亚信可以在风云变换的互联网产业中保持对新业务的热情。韩颖进入亚信之后,做为平衡力量,和技术型的丁键一起正好可以构成亚信发展的金三角,使亚信体系既有动力,也有平衡力。田的离开,首先熄灭了亚信发展的动力之火。 张醒生的进入,更使得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亚信公司过早的开始了从创业型公司向成熟型公司的转变。做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张的能力更多的体现在执行上,这是其做为一个新型公司的CEO职业经历上的缺陷,而张受教于欧洲公司的严肃做事方式,更是使得亚信团队业已偏阴的决策风格更趋阴凝。 同样,韩颖的管理风格并不只是因为其长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个人性格,从照片上看,个人感觉韩在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严谨之人,和同样是著名CFO的联想集团副总裁马雪征比较就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来差别。另外就是长期在惠普的工作经历,卡莉之前,惠普是典型的工程师文化,两位温和善良的创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形成了惠普的企业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互联网变革大潮面前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这是惠普引入激情四射、“女人中的男人”卡莉发动文化变革的原因。 惠普自身在适应形势增加活力,而出身于互联网时代的亚信却注入了惠普的阴柔之气,渐渐变得手脚僵硬。 而其所在的互联网,却是一个最需要活力和激情的行业。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