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美一统江湖?  

2006-07-21 02:24: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国美一统江湖?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规模依赖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战死还是吓死?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通过收购五星电器,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兵临城下。 是占在民族大业高度支持国美的壮大?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支持百思买成为平衡砝码?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这是个问题。 规模依赖 两种选择,都会让制造商陷入悖论,这种悖论的根由,源自于国美们的规模依赖。 没有你情我愿,没有温香软语,所有的动作都基于征服 以征服为起点的婚姻,还需要以征服来继续,只到被征服的一方彻底屈服,归于温顺。 而征服的力量就来自于规模。 所以规模是国美们的唯一武器,当制造商们还没有完全屈服的时候。 所以国美进入了规模依赖,粗暴狂放的规模扩张,是国美征服的道具。 制造商的哀凄的眼神之下,高鼻深眼的百思买恰如白衣飘飘、解危济困的高人侠士,日渐迫近的达达蹄声有如天伦之音。 百思买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 战死还是吓死? 国美显然也感受到了虎啸龙吟,劲风刮面。 不但在前沿布置了多道防御阵地,而且加紧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当百思买借道五星登陆已成事实,第二道防线就是斩断它伸出来的任何一个触角。 延缓决战的到来,给     后面的整合调整留出更多的时间。 被做为“人质”的制造商会不会临阵倒戈? 而在仓促的整合中形成的内伤,会不会在震翅中箭疮复发? 在跨国巨头的擂擂战鼓声中,已经有多少企业如惊弓之鸟,没有战死,就已经被吓死。 没有倒在和巨头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自我的超速扩张中经脉俱断。 规模力量还是模式力量? 真正的较量将发生在什么地方? 快速扩张的国美能够依靠规模力量制胜吗? 系出同门的制造商会不会在国美的麾下同仇敌忾? 当企业利益纠缠于国家利益,谁应该成为解铃人?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当清兵的铁蹄踏遍花花江山,应该被指责的又何止“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

国美一统江湖? 合纵联横 从起身于市井之间,到成长为产业大鳄,国美战车在争议中隆隆崛起,一刻也没有停息。 就像美国人没有想到,一个乡村杂货店会成为商业世界的颠覆力量,中国的家电厂商也没有想到,产业末梢发生的一点微小变异,会最终膨化为一个足以致命的巨大肿块。 当中国的家电制造商从“中国制造”蜕化为了“中国装配”,就已经种下了产业末世的祸因,面对终端的爱恨交织又无可奈何,自主突围的努力在国际化受挫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企盼外部力量的进入。尽管谁都知道,新的力量只会形成新的“奸臣当道”,就像东汉末年的王室,无论是仰仗于董卓还是曹操,都难免大权旁落。 真正的力量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即使智慧如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难以只手补天。 而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 从占山为王,到跑马圈地,在终端的军阀混战中,制造商成为了逐鹿的羔羊。 终端即将开始的合纵联横,是否预示着制造商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国美、永乐、大中合为一体,“美苏争霸”的战略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美一统江湖? 而跨国资本的势力已经抬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