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徐三之争:从大是大非到小是小非  

2006-07-25 16: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

徐三之争:从大是大非到小是小非

 

    

 《易·剥》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

    不利有攸往。
    剥,剥也。柔变刚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顺而止之,观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虚,天行也。
    六四:剥床以肤,凶。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象》曰:“剥床以肤”,切近灾也。
    六五: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
   《象》曰:“以宫人宠”,终无尤也。
   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象》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小人剥庐”,终不可用也。

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

 

   以《商务周刊》发表《“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为标志,发端于博客的徐三并购之争,开始从大是大非的辩论进入小是小非的扒皮。

 

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向博客从“试探性”的发出“三亿美元能否收购徐工”,在获得舆论响应之后,迅速拔高到“国家产业安全”、“战略产业发展”、“民企歧视”、“国有资产贱卖”等大是大非问题的辩论,尽管招招紧扣徐工并购的具体案例,但给观者的感觉,三一却相对置身事外,正如向博客所言:三一是否能够并购并不要紧,向博客只是从忧国忧民的角度,从国家战略高度说事儿。

 

     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这种策略,由于把三一自身给摘了出来,向博客的招式就可以使得大开大阖,也因此而颇见效果,无论对错,赤子之心永彪日月。在舆论高空轰炸最占优势的时刻,三一曾试图化虚为实,向徐工递出实质收购的要约,但很快发现对方的防御工事远不是高空的舆论轰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徐三之争:从大是大非到小是小非 《易·剥》 不利有攸往。 剥,剥也。柔变刚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顺而止之,观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虚,天行也。 六四:剥床以肤,凶。 《象》曰:“剥床以肤”,切近灾也。 六五: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 《象》曰:“以宫人宠”,终无尤也。 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象》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小人剥庐”,终不可用也。 以《商务周刊》发表《“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为标志,发端于博客的徐三并购之争,开始从大是大非的辩论进入小是小非的扒皮。 向博客从“试探性”的发出“三亿美元能否收购徐工”,在获得舆论响应之后,迅速拔高到“国家产业安全”、“战略产业发展”、“民企歧视”、“国有资产贱卖”等大是大非问题的辩论,尽管招招紧扣徐工并购的具体案例,但给观者的感觉,三一却相对置身事外,正如向博客所言:三一是否能够并购并不要紧,向博客只是从忧国忧民的角度,从国家战略高度说事儿。 这种策略,由于把三一自身给摘了出来,向博客的招式就可以使得大开大阖,也因此而颇见效果,无论对错,赤子之心永彪日月。在舆论高空轰炸最占优势的时刻,三一曾试图化虚为实,向徐工递出实质收购的要约,但很快发现对方的防御工事远不是高空的舆论轰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中钻探。

 

炸所能摧毁,很快又退了回去。 以置疑新华社记者周国洪关于凯雷摩根的报价为标志,向博客的舆论火力开始从漫天花雨集中到定点轰炸,死死咬住凯雷方案比摩根报价低10亿,对徐工并购案的鉴定从虚幻的“贱卖”变成了实质性的“少卖”,试图以点的突破撕开对方密集的防守。 大是大非的问题,往往也是两面都有理的问题,你说要保证“国家产业安全”,没错,我说要坚持“改革开放”,也没错,其实是个合理把握尺度的问题,如何决策,需要参与政府决策的有关专家从国家宏观视野做出选择。所以大是大非的问题,争论起来很热闹,但却很难在短期内辨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从有关专家的文章来说,基本上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视角,自说自话,所以最终的评判实际上还是要看主管部门的裁定。 凯雷总裁的到访以及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规则接待及表态,使得事态似乎在向不利于三一的方向倾侧。如果在经过了舆论洗礼之后,徐工并购案仍然被批准,三一则不但做了坏孩子,还一无所获,而且平白在市场上多了一个仇人,可以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是三一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利用《商务周刊》发表魔鬼细节的文章,向博客巧使乾坤大挪移,一牵一带,一包携带着可能把徐工并购案中所有涉案人员送进监狱的武器兜头盖顶的发向对方,向博客的招式开始有阳转阴,由定点轰炸转向集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中钻探。 如果一个美女要嫁他人而不嫁给你,百般劝说、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难以见效的时候?还应该怎么办?向博客给我们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那就是揭密,比如说她有狐臭,说她隐私部位有暗疾,说她以前和多少人搞过。即使没有这些,也可以说她原来还拉屎放屁,尽管这是包括美女在内的每个人的生理功能,但是说出来也是够恶心的。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以“莫须有”的方式放风。她要是有这些问题,自然不敢示人;你要说没有这些问题,就脱了衣服让大家看看。确实是让人拍手称妙。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徐三之争:从大是大非到小是小非 《易·剥》 不利有攸往。 剥,剥也。柔变刚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顺而止之,观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虚,天行也。 六四:剥床以肤,凶。 《象》曰:“剥床以肤”,切近灾也。 六五: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 《象》曰:“以宫人宠”,终无尤也。 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象》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小人剥庐”,终不可用也。 以《商务周刊》发表《“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为标志,发端于博客的徐三并购之争,开始从大是大非的辩论进入小是小非的扒皮。 向博客从“试探性”的发出“三亿美元能否收购徐工”,在获得舆论响应之后,迅速拔高到“国家产业安全”、“战略产业发展”、“民企歧视”、“国有资产贱卖”等大是大非问题的辩论,尽管招招紧扣徐工并购的具体案例,但给观者的感觉,三一却相对置身事外,正如向博客所言:三一是否能够并购并不要紧,向博客只是从忧国忧民的角度,从国家战略高度说事儿。 这种策略,由于把三一自身给摘了出来,向博客的招式就可以使得大开大阖,也因此而颇见效果,无论对错,赤子之心永彪日月。在舆论高空轰炸最占优势的时刻,三一曾试图化虚为实,向徐工递出实质收购的要约,但很快发现对方的防御工事远不是高空的舆论轰 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诽谤,而好像也确实不涉及诽谤,因为向博客只是借力使力,原话都是《商务周刊》说的,而《商务周刊》可以说,做为媒体,这是我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