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2006-07-26 22:52: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
   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PC时代开创者的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战略替代“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第二,随着3C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讯、家电等领域都有实力不俗的厂商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英特尔要从“intel inside”转变为“intel anywhere”,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分别和不同的厂商展开竞争。可以这么说,在PC时代,竞争集中在有限的焦点上,其他厂商即使联合起来,在英特尔的“摩尔定律”面前,也使不上力,而在3C融合时代,不同的厂商可以分别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英特尔这个芯片业老大展开竞争,英特尔被迫在一个被拉大的战场应付来自多个方位的挑战。那些被英特尔在PC时代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厂商,又岂能甘心继续在“intel anywhere”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某种意义上,英特尔已经被视为“产业的公敌”。 第三,下游的PC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厂商经过残酷的竞争淘汰,尽管有英特尔“平衡术”的制衡,仍然逐渐展示出向少数厂商集中的趋势,随着戴尔、惠普、联想等整机厂商规模的扩大,他们也越来越不甘心继续受到英特尔的摆布,开始变的“不听话起来”,AMD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日前发布的2004年度全球10大芯片厂商排名预测显示,英特尔继续保持第一,其市场份额领先第二位的三星几乎一倍之多。但正如格鲁夫所言:“战略转折点的‘点’是误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漫长的,艰辛的奋斗。”2004年开始的一系列征兆是不是意味着强大的英特尔帝国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呢? 事实上,英特尔宣布用“intel anywhere”(英特尔无处不在)战略替代“intel inside”战略,意味着英特尔已经意识到英特尔正在进入“战略转折点”,开始了面对新的产业环境的主动调整,英特尔的困境来自于如何在新与旧、守成与创新之间保持一种平稳的转换,从2004年的一系列表现来说,这种挑战仍然超出了英特尔的预期。而能不能转型成功,在 3C融合之后的大信息产业内继续维持霸主地位,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20年来,英特尔的高速发展依赖几方面的竞争策略的成功运用:一是依靠“摩尔定律”的支持成功的把PC产业的发展集中到微处理器芯片速度的竞争上,二是通过向终端用户的品牌推广使得英特尔成为PC微处理器的代名词,大大缩小整机厂商的差异化空间,只能在英特尔“摩尔定律”的节奏下通过改善流程进行低成本竞争;三是采取有拉有压的“平衡术”避免某一个下游厂商坐大,从而强化对整机厂的要价能力。而英特尔遭遇的“战略转折点”就在于,这些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变化的产业环境面前,正在失去效力。 首先,“摩尔定律”逐渐进入物理上和应用上的瓶颈,在物理上,同样芯片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的进一步大规模增加,需要克服的发热和运行不稳定的代价将大大增加,尽管芯片的集成度和运行频率还是逐渐提高,但提高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英特尔依靠不断推出集成度更高、频率更快的新产品来维持高利润的模式就会受到追随者的侵蚀,事实上,AMD也正式抓住了英特尔在频率提升上慢下来的契机,跟了上来具备了向英特尔叫板的资本。在应用上,推出更快频率的芯片必须有软件上的应用相配合,否则更快频率带来的优势就无法体现出来,而需要更高频率的“杀手级应用”迟迟不见踪影,用户对更快频率芯片的需求动力就激发不起来,而且,随着大量PC被用作上网的工具而不是独立的计算工具,对运行速度提升的要求逐渐陷入停止,甚至出现了低价PC成为主流应用的趋势。而如果失去了“摩尔定律”的牵引,英特尔对行业的控制力也相应下降。 第二,随着3C融合趋势逐渐明朗,PC在整个信息产业中也面临着被边缘化,逐渐从唯一的信息终端变成众多网络终端产品中的一种,而在手机、电视等来自于通的发力,也正是借助了下游厂商的“积怨”,尽管和英特尔相比,整体上的优势还差的很远,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相应。

英特尔再次进入“战略转折点” 1996年的英特尔,依靠在微处理器市场上取得的绝对优势,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芯片领域的世界霸主,时任英特尔公司总裁的安迪·格鲁夫回忆起80年代初的情景的时候依然惊心动魄:“从日本回来的人讲述了可怕的故事。例如,他们说在日本的一家大公司时,开发存储器的人占满了整座大楼。楼里的每一层都在研制一代存储器……,1984年秋天,一切都变了。业务衰退了,好像再也没有人愿意买芯片,我们的订单如春雪一般消失无踪,我们先是感到难以置信,接着只好缩减产量。但是,在那样一段长时间的扩产之后,我们缩减产量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市场的滑坡了。生意萧条冷落的时候,仓库的货物还在不断堆积。” 做为存储器芯片的发明者,80年代初的英特尔受到了来自日本厂商的低成本产品的强劲竞争,日本厂商提供的芯片价格比英特尔的成本都要低,格鲁夫把这样的时刻定义为一个企业的战略转折点:在一种因素的重要性猛升到我们能力所不及的10倍时,各种因素的平衡无论在结构上,企业经营方式上还是竞争方式上都实现了新旧交替。在那个“战略转折点”上,英特尔被迫却成功地实现了向微处理器的转型,随着信息领域PC时代的开启,和微软一道成为信息产业领域的支配力量,引领整个产业在“摩尔定律”的驱使下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沧桑二十年,产业形势风云变换,业内企业兴衰沉浮,就连做为PC时代开创者的IBM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才浴火重生。而英特尔和微软结成“WINTEL联盟”却笑傲江湖,屹立不倒,随着PC从专业工具扩散到千家万户,享尽了产业发展的“荣华富贵”,成为了信息时代真正的王者。 这种状况从2004年开始似乎又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系列不利于英特尔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一直在英特尔的阴影中艰难求生的AMD终于获得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借英特尔准备把芯片领域的霸主地位从微处理器扩展到通信、家电等相关领域的时机对英特尔的老巢发起了正式的进攻,一举在64位芯片、多内核处理器方面超越英特尔,并得到了业内整机厂商的大力追捧;IBM、索尼和东芝三家公司也联合宣布,共同投资了10多亿美元,研发了四年多的CELL芯片获得重大突破,即将转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作为蓝色巨人的秘密武器之一, CELL所瞄准的游戏机、高清晰数字电视和家用服务器领域恰恰也是英特尔最觊觎的市场。在市场上受到内外夹击的同时,英特尔自身内部却麻烦不断,一连串的产品不是延期就是取消,而WINTEL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痕……。 英特尔目前还是世界上最赢利的公司之一,市所以,2004年发生在英特尔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偶然发生的,正是英特尔这家芯片业的霸主进入“战略转折点”的前奏,这种可能十年一遇的“战略转折点”把英特尔推到了一个产业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英特尔能否再一次的浴火重生呢?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2005年初写给《IT时代周刊》的一篇稿子,英特尔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报表,利润对半打折,回头看当时的判断,恰好得到了验证)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