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东方视野下的基业长青(四)  

2006-07-30 13:50:00|  分类: 中国式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婴儿态

人生不过百年,人终归要走向死亡的,因为有了生死的大限,所以我们把人的一生

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对称与破却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对于分为了少年,青年,壮年,老年等不同的人生阶段,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活法,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精彩。我们在青少年的时候成长和吸取,在成年之后奉献和产出,可以说成年是一个人一生的成就的精彩,不过做为一个终归要死去的个体,我们也不得不宿命的面对,进入了成年,也就进入了人生的转折点,我们的目光变得坚定而深邃,却少了少年的好奇,我们开始知天命,却少了吸收和探索,我们不得不开始面对日薄西山。

“月圆则亏”是自然的规律,“物壮则老”是生命的轮回,但是,如何来判断一个公司是否行将走过顶峰而开始每况愈下呢?以公司的年限吗?以公司的规模吗?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长不大的“小老头”公司,也可以看到一些高龄,庞大的大象还在“跳舞”的公司,是什么带来了它们的区别呢?

在人,有“三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心脏”,也有“六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心脏”,区别在于它们生命的活力,一个公司是否还能保持成长的彭湃动力,区别也在于公司的血液里,是否还有永不满足的动力。

婴儿态 人生不过百年,人终归要走向死亡的,因为有了生死的大限,所以我们把人的一生 分为了少年,青年,壮年,老年等不同的人生阶段,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活法,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精彩。我们在青少年的时候成长和吸取,在成年之后奉献和产出,可以说成年是一个人一生的成就的精彩,不过做为一个终归要死去的个体,我们也不得不宿命的面对,进入了成年,也就进入了人生的转折点,我们的目光变得坚定而深邃,却少了少年的好奇,我们开始知天命,却少了吸收和探索,我们不得不开始面对日薄西山。 “月圆则亏”是自然的规律,“物壮则老”是生命的轮回,但是,如何来判断一个公司是否行将走过顶峰而开始每况愈下呢?以公司的年限吗?以公司的规模吗?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长不大的“小老头”公司,也可以看到一些高龄,庞大的大象还在“跳舞”的公司,是什么带来了它们的区别呢? 在人,有“三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心脏”,也有“六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心脏”,区别在于它们生命的活力,一个公司是否还能保持成长的彭湃动力,区别也在于公司的血液里,是否还有永不满足的动力。 《基业长青》中发现的高瞻远瞩公司,就在于它们有一个“永不满足的机制”,因为满足会带来自满,最后导致衰败,所以它们即使在成功之后,仍然保持纪律和克制,谦虚和探索,它们不会因富有而享乐,不会因成功而傲慢,它们即使在成为寂寞高手之后仍然从内部燃起的熊熊大火驱策员工继续前进,永不满足,始终追求改进。 从某种程度上,基业长青公司的发展史,也是一个和自满做斗争的历史。要战而胜之,一方面要创造一种竞争的机制,从而克服内部的倦怠,激发内部的活力,另一方《基业长青》中发现的高瞻远瞩公司,就在于它们有一个“永不满足的机制”,因为满足会带来自满,最后导致衰败,所以它们即使在成功之后,仍然保持纪律和克制,谦虚和探索,它们不会因富有而享乐,不会因成功而傲慢,它们即使在成为寂寞高手之后仍然从内部燃起的熊熊大火驱策员工继续前进,永不满足,始终追求改进。

从某种程度上,基业长青公司的发展史,也是一个和自满做斗争的历史。要战而胜之,一方面要创造一种竞争的机制,从而克服内部的倦怠,激发内部的活力,另一方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婴儿态 人生不过百年,人终归要走向死亡的,因为有了生死的大限,所以我们把人的一生 分为了少年,青年,壮年,老年等不同的人生阶段,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活法,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精彩。我们在青少年的时候成长和吸取,在成年之后奉献和产出,可以说成年是一个人一生的成就的精彩,不过做为一个终归要死去的个体,我们也不得不宿命的面对,进入了成年,也就进入了人生的转折点,我们的目光变得坚定而深邃,却少了少年的好奇,我们开始知天命,却少了吸收和探索,我们不得不开始面对日薄西山。 “月圆则亏”是自然的规律,“物壮则老”是生命的轮回,但是,如何来判断一个公司是否行将走过顶峰而开始每况愈下呢?以公司的年限吗?以公司的规模吗?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长不大的“小老头”公司,也可以看到一些高龄,庞大的大象还在“跳舞”的公司,是什么带来了它们的区别呢? 在人,有“三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心脏”,也有“六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心脏”,区别在于它们生命的活力,一个公司是否还能保持成长的彭湃动力,区别也在于公司的血液里,是否还有永不满足的动力。 《基业长青》中发现的高瞻远瞩公司,就在于它们有一个“永不满足的机制”,因为满足会带来自满,最后导致衰败,所以它们即使在成功之后,仍然保持纪律和克制,谦虚和探索,它们不会因富有而享乐,不会因成功而傲慢,它们即使在成为寂寞高手之后仍然从内部燃起的熊熊大火驱策员工继续前进,永不满足,始终追求改进。 从某种程度上,基业长青公司的发展史,也是一个和自满做斗争的历史。要战而胜之,一方面要创造一种竞争的机制,从而克服内部的倦怠,激发内部的活力,另一方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对称与破却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对于 对称与破却

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对称与破却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对于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一个基业长青的公司来说,在企业自身的构建上,一方面没有一劳永逸的终极组织形式,需要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另一方面,在一个时期内,它又同时需要以一个所谓的理想状态为目标去变,并尽力达到这样的完美状态,在更有生命力和战斗力的企业形式出现的时候,或者是外部的环境发生了新的变动后,又需要打破这种平衡和对称,开始一次在组织结构变革上的新的长征。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反的,从企业发展史来看,越是趋于完美的企业,在需要向新的组织形式跃迁的时候,进行变革时候遇到的阻力越大,对过去辉煌的留恋和原有形式的固执,成为了进一步发展的障碍。为了在现在的市场竞争中获胜,就要把企业结构锤炼到超越同行的更完美的高度,为了明天的发展,又要有勇气和能力打破这种结构,在这种循环往复中螺旋上升,正是基业长青的公司所应具备的特质。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对称与破却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对于对于一个基业长青的公司来说,在企业自身的构建上,一方面没有一劳永逸的终极组织形式,需要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另一方面,在一个时期内,它又同时需要以一个所谓的理想状态为目标去变,并尽力达到这样的完美状态,在更有生命力和战斗力的企业形式出现的时候,或者是外部的环境发生了新的变动后,又需要打破这种平衡和对称,开始一次在组织结构变革上的新的长征。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反的,从企业发展史来看,越是趋于完美的企业,在需要向新的组织形式跃迁的时候,进行变革时候遇到的阻力越大,对过去辉煌的留恋和原有形式的固执,成为了进一步发展的障碍。为了在现在的市场竞争中获胜,就要把企业结构锤炼到超越同行的更完美的高度,为了明天的发展,又要有勇气和能力打破这种结构,在这种循环往复中螺旋上升,正是基业长青的公司所应具备的特质。

面要立意高远,把暂时的成功看成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停滞不前的困境的时候,就应该反思和检讨,是否公司内部已经滋长了自满的情绪,是否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活力,是如婴儿保持着对外部的好奇和冲动,还是如老年一样习惯于用经验去思考? 对公司来说,是不是还能成长,不再于年龄,而在于心态。 对称与破却 无论企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在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的状态,这种完美体现在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和运行状态等表征企业特性的各个方面。也许很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还没有完善就解体了,也许很多企业由于各方面的资源限制而一直走在趋向完善的道路上。同时,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在一定的时期达到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状态,它具有了和谐和美感,就像艺术家创造的艺术作品,一个完美的企业也是企业家手中的一个作品。 但是,和艺术家的作品不同的是,企业家手中的作品却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进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但保持美感而且具有战斗力。而也许最让人痛苦的是,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打破重来,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 所以,我用对称和破却来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对称代表了圆满和无缺憾,在这样的一个企业组织里,应该是感到一切的事务如行云流水一样的平滑流转,没有止涩和拥堵,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状态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让人不忍去打破。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求的是:任何一种(无论是多么的完美)的企业组织都不可能永远的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形势。一个企业,即使实现了这种的组织完善,也需要打破这种对称的状态,去开始一个新的塑造过程。而塑造的开始就是破却 对于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