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稻葵:中国经济必须有大国思维(三)  

2006-07-07 23:31:00|  分类: 中国式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企业如何应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

 

英侠:那像LG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相对来说和欧美企业不一样,它敢于打价格战,包括日本的松下、东芝这些企业开始在中国布局,把生产、研发都往中国搬,假如他们进来国内,我们的劳动力也可以被他们利用,在这种格局下,我们原来赖以生存的一些优势:产品便宜、劳动力便宜都同样可以被对方利用,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的企业应该怎么办?

 

大气,四川人就比较实际,原则性不强,整个来说不适合做学问,广东人更实际,它不会深入搞研发,但是企业上的很快,转型很快 英侠:刚才说道对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像春兰这样继续像低端走是一种方式,那么我们要在城市市场和他们正面对抗,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李稻葵:那就还要充分利用我们在这里的关系、服务,海尔这方面做的不错,产品总出问题,但是服务态度很好,让你先着急也着不了。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英侠: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说中国企业缺少核心技术,那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的主要障碍在什么地方? 李稻葵:这是一个综合问题,很难讲说是某一方面的因素,需要若干年的综合努力,比如最基本一些材料我们做不了,可能理念、设计都可以,材料就不行,做出来不好看。但材料是个综合的东西,需要多年积累的,一两年很难翻身。需要长期坚持投入

李稻葵:我觉得春兰的模式可以值得借鉴,春兰是抓住低端市场主要在农村销售,城市里面很少看到,比较土(春兰实际上在90样的温度去用它,你如果盲目推出当然容易出问题了。(那实际上是研发理念和研发体制上还不够),对,或者说还不够耐心,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英侠:刚才你也提到,韩国的这种性格,那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是不是跟中国人这样一种民族性格有关系? 李稻葵:可能有一点,我觉得中国文化是博大精深的,各种文化共存,我们的东北、山东人像韩国人,比较直,比较执着,上海人像日本人,比较稳重,比较细,而且比较有集体主义,他们当第一把手的不多,有团队精神,比较忠诚,广东温州人比较有闯劲,而且比较实际,可能也因为受到香港的影响,比较适合单干、做企业、创业 英侠:那样这种人的性格上的地域差距,是否也会影响到我们国家整个的产业布局? 李稻葵:已经是这样了,你看苏州那边都是大企业,大规模的企业,跨国公司比较多,这里的人不太愿意跳槽,在一个地方兢兢业业的工作,很尽职,而且人的文化素养比较高,而如果在广东就不行 英侠:那从文化角度说,包括 杨振宁教授最近提出来一个观点就说“易经妨碍了现代科技在中国的发展”,那么刚才说道中国人这样一种性格,是不是当需要像核心技术上深挖的时候,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就不太适合去做这类事情?不像日本人做的那么精细。 李稻葵:这个我没有明显的感觉,对中国文化,我总的感觉是我们是大国,我们的文化博大精深,我们有多种多样不同的文化,比如你说笼统的概括中国人的性格是什么?不好概括,是多种文化的组合,上海人、江浙人和日本人比较接近,做事比较认真,很下功夫,比较适合做研发,东北人就像韩国人一样做事讲究规模、年代初的知名度非常高,几乎是空调第一品牌)。我最近回泰州看到,它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它不急于对外扩张,比较稳健,在农村和中西部市场做一些价格比较低的产品,财务上也比较稳健,不像长虹进攻美国市场结果钱收不回来,那么这种模式它就可以有一定的积累,占领市场,有这个积累之后可以再进行研发,然后再在开发上和别人竞争。相反像海尔这么早就出去,相对来说就不太稳定。(那你不赞成海尔这么早就出去),我觉得可能会有一定的问题,你国内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消化,你产品的质量还有待提高呀,最近我做为一个用户对海尔的产品质量深有体会,差的很远,中间修了10几次,中间还换了一个新的,一上来就不行。

 

英侠:那就说按美国的标准来说海尔的质量还差不少。我觉得这个也不是说核心技术的问题,而是说这种差距是一种综合的管理差距

 

李稻葵:我觉得还是设计问题,还是研发的问题,设计一个新产品并不是那么容易,要反复试验修改,比如洗衣机要到市场上针对各种各样的衣服、各种各样的温度去用它,你如果盲目推出当然容易出问题了。(那实际上是研发理念和研发体制上还不够),对,或者说还不够耐心,

大气,四川人就比较实际,原则性不强,整个来说不适合做学问,广东人更实际,它不会深入搞研发,但是企业上的很快,转型很快 英侠:刚才说道对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像春兰这样继续像低端走是一种方式,那么我们要在城市市场和他们正面对抗,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李稻葵:那就还要充分利用我们在这里的关系、服务,海尔这方面做的不错,产品总出问题,但是服务态度很好,让你先着急也着不了。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英侠: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说中国企业缺少核心技术,那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的主要障碍在什么地方? 李稻葵:这是一个综合问题,很难讲说是某一方面的因素,需要若干年的综合努力,比如最基本一些材料我们做不了,可能理念、设计都可以,材料就不行,做出来不好看。但材料是个综合的东西,需要多年积累的,一两年很难翻身。需要长期坚持投入

 

大气,四川人就比较实际,原则性不强,整个来说不适合做学问,广东人更实际,它不会深入搞研发,但是企业上的很快,转型很快 英侠:刚才说道对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像春兰这样继续像低端走是一种方式,那么我们要在城市市场和他们正面对抗,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李稻葵:那就还要充分利用我们在这里的关系、服务,海尔这方面做的不错,产品总出问题,但是服务态度很好,让你先着急也着不了。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英侠: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说中国企业缺少核心技术,那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的主要障碍在什么地方? 李稻葵:这是一个综合问题,很难讲说是某一方面的因素,需要若干年的综合努力,比如最基本一些材料我们做不了,可能理念、设计都可以,材料就不行,做出来不好看。但材料是个综合的东西,需要多年积累的,一两年很难翻身。需要长期坚持投入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样的温度去用它,你如果盲目推出当然容易出问题了。(那实际上是研发理念和研发体制上还不够),对,或者说还不够耐心,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英侠:刚才你也提到,韩国的这种性格,那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是不是跟中国人这样一种民族性格有关系? 李稻葵:可能有一点,我觉得中国文化是博大精深的,各种文化共存,我们的东北、山东人像韩国人,比较直,比较执着,上海人像日本人,比较稳重,比较细,而且比较有集体主义,他们当第一把手的不多,有团队精神,比较忠诚,广东温州人比较有闯劲,而且比较实际,可能也因为受到香港的影响,比较适合单干、做企业、创业 英侠:那样这种人的性格上的地域差距,是否也会影响到我们国家整个的产业布局? 李稻葵:已经是这样了,你看苏州那边都是大企业,大规模的企业,跨国公司比较多,这里的人不太愿意跳槽,在一个地方兢兢业业的工作,很尽职,而且人的文化素养比较高,而如果在广东就不行 英侠:那从文化角度说,包括 杨振宁教授最近提出来一个观点就说“易经妨碍了现代科技在中国的发展”,那么刚才说道中国人这样一种性格,是不是当需要像核心技术上深挖的时候,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就不太适合去做这类事情?不像日本人做的那么精细。 李稻葵:这个我没有明显的感觉,对中国文化,我总的感觉是我们是大国,我们的文化博大精深,我们有多种多样不同的文化,比如你说笼统的概括中国人的性格是什么?不好概括,是多种文化的组合,上海人、江浙人和日本人比较接近,做事比较认真,很下功夫,比较适合做研发,东北人就像韩国人一样做事讲究规模、 英侠:刚才你也提到,韩国的这种性格,那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是不是跟中国人这样一种民族性格有关系?

李稻葵:可能有一点,我觉得中国文化是博大精深的,各种文化共存,我们的东北、山东人像韩国人,比较直,比较执着,上海人像日本人,比较稳重,比较细,而且比较有集体主义,他们当第一把手的不多,有团队精神,比较忠诚,广东温州人比较有闯劲,而且比较实际,可能也因为受到香港的影响,比较适合单干、做企业、创业

 

英侠:那样这种人的性格上的地域差距,是否也会影响到我们国家整个的产业布局?

中国企业如何应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 英侠:那像LG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相对来说和欧美企业不一样,它敢于打价格战,包括日本的松下、东芝这些企业开始在中国布局,把生产、研发都往中国搬,假如他们进来国内,我们的劳动力也可以被他们利用,在这种格局下,我们原来赖以生存的一些优势:产品便宜、劳动力便宜都同样可以被对方利用,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的企业应该怎么办? 李稻葵:我觉得春兰的模式可以值得借鉴,春兰是抓住低端市场主要在农村销售,城市里面很少看到,比较土(春兰实际上在90年代初的知名度非常高,几乎是空调第一品牌)。我最近回泰州看到,它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它不急于对外扩张,比较稳健,在农村和中西部市场做一些价格比较低的产品,财务上也比较稳健,不像长虹进攻美国市场结果钱收不回来,那么这种模式它就可以有一定的积累,占领市场,有这个积累之后可以再进行研发,然后再在开发上和别人竞争。相反像海尔这么早就出去,相对来说就不太稳定。(那你不赞成海尔这么早就出去),我觉得可能会有一定的问题,你国内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消化,你产品的质量还有待提高呀,最近我做为一个用户对海尔的产品质量深有体会,差的很远,中间修了10几次,中间还换了一个新的,一上来就不行。 英侠:那就说按美国的标准来说海尔的质量还差不少。我觉得这个也不是说核心技术的问题,而是说这种差距是一种综合的管理差距 李稻葵:我觉得还是设计问题,还是研发的问题,设计一个新产品并不是那么容易,要反复试验修改,比如洗衣机要到市场上针对各种各样的衣服、各种各

 

李稻葵:已经是这样了,你看苏州那边都是大企业,大规模的企业,跨国公司比较多,这里的人不太愿意跳槽,在一个地方兢兢业业的工作,很尽职,而且人的文化素养比较高,而如果在广东就不行

 

英侠:那从文化角度说,包括 杨振宁教授最近提出来一个观点就说“易经妨碍了现代科技在中国的发展”,那么刚才说道中国人这样一种性格,是不是当需要像核心技术上深挖的时候,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就不太适合去做这类事情?不像日本人做的那么精细。

 

李稻葵:这个我没有明显的感觉,对中国文化,我总的感觉是我们是大国,我们的文化博大精深,我们有多种多样不同的文化,比如你说笼统的概括中国人的性格是什么?不好概括,是多种文化的组合,上海人、江浙人和日本人比较接近,做事比较认真,很下功夫,比较适合做研发,东北人就像韩国人一样做事讲究规模、大气,四川人就比较实际,原则性不强,整个来说不适合做学问,广东人更实际,它不会深入搞研发,但是企业上的很快,转型很快

 

英侠:刚才说道对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像春兰这样继续像低端走是一种方式,那么我们要在城市市场和他们正面对抗,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李稻葵:那就还要充分利用我们在这里的关系、服务,海尔这方面做的不错,产品总出问题,但是服务态度很好,让你先着急也着不了。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英侠: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说中国企业缺少核心技术,那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的主要障碍在什么地方?

 

李稻葵:这是一个综合问题,很难讲说是某一方面的因素,需要若干年的综合努力,比如最基本一些材料我们做不了,可能理念、设计都可以,材料就不行,做出来不好看。但材料是个综合的东西,需要多年积累的,一两年很难翻身。需要长期坚持投入

中国企业如何应付跨国公司的价格战? 英侠:那像LG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相对来说和欧美企业不一样,它敢于打价格战,包括日本的松下、东芝这些企业开始在中国布局,把生产、研发都往中国搬,假如他们进来国内,我们的劳动力也可以被他们利用,在这种格局下,我们原来赖以生存的一些优势:产品便宜、劳动力便宜都同样可以被对方利用,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的企业应该怎么办? 李稻葵:我觉得春兰的模式可以值得借鉴,春兰是抓住低端市场主要在农村销售,城市里面很少看到,比较土(春兰实际上在90年代初的知名度非常高,几乎是空调第一品牌)。我最近回泰州看到,它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它不急于对外扩张,比较稳健,在农村和中西部市场做一些价格比较低的产品,财务上也比较稳健,不像长虹进攻美国市场结果钱收不回来,那么这种模式它就可以有一定的积累,占领市场,有这个积累之后可以再进行研发,然后再在开发上和别人竞争。相反像海尔这么早就出去,相对来说就不太稳定。(那你不赞成海尔这么早就出去),我觉得可能会有一定的问题,你国内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消化,你产品的质量还有待提高呀,最近我做为一个用户对海尔的产品质量深有体会,差的很远,中间修了10几次,中间还换了一个新的,一上来就不行。 英侠:那就说按美国的标准来说海尔的质量还差不少。我觉得这个也不是说核心技术的问题,而是说这种差距是一种综合的管理差距 李稻葵:我觉得还是设计问题,还是研发的问题,设计一个新产品并不是那么容易,要反复试验修改,比如洗衣机要到市场上针对各种各样的衣服、各种各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