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稻葵:中国经济必须有大国思维(四)  

2006-07-07 23:34:00|  分类: 中国式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是一些大宗的产品,汽车、电器之类。中国市场很大,我想即便韩国进来,我不认为它能够完全占领,我们还有足够的空间。关键是如何开发市场,寻找新的用户。

李稻葵简介:

李稻葵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David D. Li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参加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出国留学,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1985年至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是一些大宗的产品,汽车、电器之类。中国市场很大,我想即便韩国进来,我不认为它能够完全占领,我们还有足够的空间。关键是如何开发市场,寻找新的用户。 李稻葵简介: 李稻葵(David D. Li)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参加“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出国留学,1985年至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HIID)访问学者。1986年入该校经济系攻读博士,从师艾里克.马斯金,安德烈.史莱法,以及亚诺什.科尔耐, 主修经济理论,公司金融, 和比较(HIID)访问学者。1986年入该校经济系攻读博士,从师艾里克.马斯金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安德烈.史莱法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以及亚诺什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科尔耐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 主修经济理论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公司金融, 和比较经济学。是一些大宗的产品,汽车、电器之类。中国市场很大,我想即便韩国进来,我不认为它能够完全占领,我们还有足够的空间。关键是如何开发市场,寻找新的用户。 李稻葵简介: 李稻葵(David D. Li)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参加“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出国留学,1985年至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HIID)访问学者。1986年入该校经济系攻读博士,从师艾里克.马斯金,安德烈.史莱法,以及亚诺什.科尔耐, 主修经济理论,公司金融, 和比较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经济学 展望东亚未来产业格局 英侠:那么从大格局来看,长远来说,根据各自的特长,中国、日本、韩国会形成一种什么分工? 李稻葵:日本我觉得在很长时间内,技术上还是领先的,他们的基础比较强,他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好,日本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我们国内还没有,而且日本是由企业这样做,说明他们企业的研发水平非常高,但投入也很高。我们的投入比较低,我们的科技投入是2%,国际上是5%,日本的企业还是很有钱的,在核心技术上会比较有优势,很长时间内,可能还会是核心技术我们买过来、配套设计,然后生产,韩国可能)学位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经济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学位.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从密西根大学请假,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从事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变迁研究。 1999年至2004年长期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并任该校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