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盛大:堪破珍笼棋局,战略豁然开朗(下)  

2006-08-16 14:41: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较容易的从环境中获得各类资源,包括成熟的劳动力市场,经理人市场,资本市场,政策环境,甚至包括顾问市场,他一旦通过一个模式的建立甚至点子得到了起步,可以比较容易的在社会各方面的扶持下走向壮大。但中国企业却没有这样的环境,这也是中国企业不容易快速做大,或者在快速做大之后又迅速走向崩溃的原因所在,人才等要素市场的贫乏也使得盛大帝国的崛起充满了变数。 对盛大产生制约的还包括盛大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一些负面记录,“陈老虎抢亲”式的霸气增加了合作企业对盛大的戒备。这种霸气成就了盛大,也在制约着盛大。陈天桥在给下属下达“不转变就辞退”的命令时,是否也想到,应该转变的还包括自己的领导风格? 所为者大,变数就大,无论成败得失,盛大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虚实结合,高开低走

较容易的从环境中获得各类资源,包括成熟的劳动力市场,经理人市场,资本市场,政策环境,甚至包括顾问市场,他一旦通过一个模式的建立甚至点子得到了起步,可以比较容易的在社会各方面的扶持下走向壮大。但中国企业却没有这样的环境,这也是中国企业不容易快速做大,或者在快速做大之后又迅速走向崩溃的原因所在,人才等要素市场的贫乏也使得盛大帝国的崛起充满了变数。 对盛大产生制约的还包括盛大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一些负面记录,“陈老虎抢亲”式的霸气增加了合作企业对盛大的戒备。这种霸气成就了盛大,也在制约着盛大。陈天桥在给下属下达“不转变就辞退”的命令时,是否也想到,应该转变的还包括自己的领导风格? 所为者大,变数就大,无论成败得失,盛大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盛大盒子已经喊了一年有余,市场上却看不到踪影,盛大易宝已经推向市场,却被发现只是大量积压在渠道手里。而盛大盒子还没有出来,和盛大差不多的长虹盒子、海信盒子已经先出动了,不禁让人怀疑,没有硬件制造销售经验的盛大做盒子到底有多大的竞争力?

合围”的周期拉长,盛大也能够等的起。 陈天桥的一系列操作手法实际上极负技巧性,但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指东打西。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直接去做,而是先找杠杆和支点,用杠杆去撬,从而以小博大。就像最开始的做游戏代理一样,用一个可以撕毁的协议(可能的成本是违约金),去撬电信,撬服务器厂商,撬电脑厂商。后来的收购边锋、浩竹包括新浪也是这样,其目的并不是马上就去操作,而是把这些网站放到天平的一边,去博英特尔、微软这些巨头的支持,然后由和巨头的关系去博政府、运营商、硬件制造商、渠道商。盛大确实投入不小,但是和它已经做成的局面比起来,盛大已经算是采取资金利用效率非常高的一种手段了。 整合者的宿命? 整合者有宿命吗?在目前中国现实的市场环境来看,失败似乎就是整合者的宿命。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自以为身负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试图通过整合建立产业帝国,却难逃失败的悲剧命运。德隆、格林科尔都曾经以整合者的身份迅速膨胀为产业大鳄,又在短时间内轰然坍塌。 和德隆、格林科尔相比,盛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打通了国际资本市场,可以避免德隆采取的“短融长投”、格林科尔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些触犯政策禁区的危险。但是,盛大所要完成的格局,比两者都要大,触动的利益主体也更多,关切的社会舆论也更强烈,在大鳄环视的利益空间要隆隆崛起一个帝国版图,不但需要看的远,还需要精确计算每一步棋,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企业可以比 其实,越来越多的盒子的出现,是盛大鼓噪的结果,也是盛大乐于看到的结果。而在内容由网络游戏向适合进入家庭的转型还没有完成之前,硬件市场也需要给悬在半空而不是大量铺向家庭。

合围”的周期拉长,盛大也能够等的起。 陈天桥的一系列操作手法实际上极负技巧性,但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指东打西。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直接去做,而是先找杠杆和支点,用杠杆去撬,从而以小博大。就像最开始的做游戏代理一样,用一个可以撕毁的协议(可能的成本是违约金),去撬电信,撬服务器厂商,撬电脑厂商。后来的收购边锋、浩竹包括新浪也是这样,其目的并不是马上就去操作,而是把这些网站放到天平的一边,去博英特尔、微软这些巨头的支持,然后由和巨头的关系去博政府、运营商、硬件制造商、渠道商。盛大确实投入不小,但是和它已经做成的局面比起来,盛大已经算是采取资金利用效率非常高的一种手段了。 整合者的宿命? 整合者有宿命吗?在目前中国现实的市场环境来看,失败似乎就是整合者的宿命。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自以为身负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试图通过整合建立产业帝国,却难逃失败的悲剧命运。德隆、格林科尔都曾经以整合者的身份迅速膨胀为产业大鳄,又在短时间内轰然坍塌。 和德隆、格林科尔相比,盛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打通了国际资本市场,可以避免德隆采取的“短融长投”、格林科尔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些触犯政策禁区的危险。但是,盛大所要完成的格局,比两者都要大,触动的利益主体也更多,关切的社会舆论也更强烈,在大鳄环视的利益空间要隆隆崛起一个帝国版图,不但需要看的远,还需要精确计算每一步棋,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企业可以比 盛大在硬件和内容两条线上,采取了虚实结合的策略,在硬件上,盛大投入的只是概念的宣传,硬件技术开发和制造的背后,是英特尔和其他专业的设备厂商在支持和投入,这一块盛大无需控制,要控制也控制不了,盛大充当的只是一个吹鼓手的角色,就是要制造舆论,鼓动越来越多的家电、IT较容易的从环境中获得各类资源,包括成熟的劳动力市场,经理人市场,资本市场,政策环境,甚至包括顾问市场,他一旦通过一个模式的建立甚至点子得到了起步,可以比较容易的在社会各方面的扶持下走向壮大。但中国企业却没有这样的环境,这也是中国企业不容易快速做大,或者在快速做大之后又迅速走向崩溃的原因所在,人才等要素市场的贫乏也使得盛大帝国的崛起充满了变数。 对盛大产生制约的还包括盛大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一些负面记录,“陈老虎抢亲”式的霸气增加了合作企业对盛大的戒备。这种霸气成就了盛大,也在制约着盛大。陈天桥在给下属下达“不转变就辞退”的命令时,是否也想到,应该转变的还包括自己的领导风格? 所为者大,变数就大,无论成败得失,盛大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通信制造企业加入进来,让场面越来越热闹,从而成为既成事实。

盛大真正的投入在内容这条战线,通过游戏免费让游戏内容逐渐向适合数字家庭的方向推进,同时不断收编、结盟已有的娱乐、游戏资源,让盛大的平台越来越大,越来越具有观赏性。盛大也可以逐渐撕下“魔鬼”的面具,变得更像家庭数字娱乐的使者。

赢利能力的维持和角色的变换,都需要盛大在内容这条线的推进上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也只有这样,盛大才不至于把自己陷入“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注上,盛大的业务现金流在转换阶段可以降低,但不能断流,这样即使由于外部的不确定性因素导致最终“合围”的周期拉长,盛大也能够等的起。

陈天桥的一系列操作手法实际上极负技巧性,但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指东打西。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直接去做,而是先找杠杆和支点,用杠杆去撬,从而以小博大。就像最开始的做游戏代理一样,用一个可以撕毁的协议(可能的成本是违约金),去撬电信,撬服务器厂商,撬电脑厂商。后来的收购边锋、浩竹包括新浪也是这样,其目的并不是马上就去操作,而是把这些网站放到天平的一边,去博英特尔、微软这些巨头的支持,然后由和巨头的关系去博政府、运营商、硬件制造商、渠道商。盛大确实投入不小,但是和它已经做成的局面比起来,盛大已经算是采取资金利用效率非常高的一种手段了。

虚实结合,高开低走 盛大盒子已经喊了一年有余,市场上却看不到踪影,盛大易宝已经推向市场,却被发现只是大量积压在渠道手里。而盛大盒子还没有出来,和盛大差不多的长虹盒子、海信盒子已经先出动了,不禁让人怀疑,没有硬件制造销售经验的盛大做盒子到底有多大的竞争力? 其实,越来越多的盒子的出现,是盛大鼓噪的结果,也是盛大乐于看到的结果。而在内容由网络游戏向适合进入家庭的转型还没有完成之前,硬件市场也需要给悬在半空而不是大量铺向家庭。 盛大在硬件和内容两条线上,采取了虚实结合的策略,在硬件上,盛大投入的只是概念的宣传,硬件技术开发和制造的背后,是英特尔和其他专业的设备厂商在支持和投入,这一块盛大无需控制,要控制也控制不了,盛大充当的只是一个吹鼓手的角色,就是要制造舆论,鼓动越来越多的家电、IT、通信制造企业加入进来,让场面越来越热闹,从而成为既成事实。 盛大真正的投入在内容这条战线,通过游戏免费让游戏内容逐渐向适合数字家庭的方向推进,同时不断收编、结盟已有的娱乐、游戏资源,让盛大的平台越来越大,越来越具有观赏性。盛大也可以逐渐撕下“魔鬼”的面具,变得更像家庭数字娱乐的使者。 赢利能力的维持和角色的变换,都需要盛大在内容这条线的推进上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也只有这样,盛大才不至于把自己陷入“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注上,盛大的业务现金流在转换阶段可以降低,但不能断流,这样即使由于外部的不确定性因素导致最终“ 整合者的宿命?

整合者有宿命吗?在目前中国现实的市场环境来看,失败似乎就是整合者的宿命。

较容易的从环境中获得各类资源,包括成熟的劳动力市场,经理人市场,资本市场,政策环境,甚至包括顾问市场,他一旦通过一个模式的建立甚至点子得到了起步,可以比较容易的在社会各方面的扶持下走向壮大。但中国企业却没有这样的环境,这也是中国企业不容易快速做大,或者在快速做大之后又迅速走向崩溃的原因所在,人才等要素市场的贫乏也使得盛大帝国的崛起充满了变数。 对盛大产生制约的还包括盛大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一些负面记录,“陈老虎抢亲”式的霸气增加了合作企业对盛大的戒备。这种霸气成就了盛大,也在制约着盛大。陈天桥在给下属下达“不转变就辞退”的命令时,是否也想到,应该转变的还包括自己的领导风格? 所为者大,变数就大,无论成败得失,盛大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自以为身负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试图通过整合建立产业帝国,却难逃失败的悲剧命运。德隆、格林科尔都曾经以整合者的身份迅速膨胀为产业大鳄,又在短时间内轰然坍塌。

合围”的周期拉长,盛大也能够等的起。 陈天桥的一系列操作手法实际上极负技巧性,但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指东打西。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直接去做,而是先找杠杆和支点,用杠杆去撬,从而以小博大。就像最开始的做游戏代理一样,用一个可以撕毁的协议(可能的成本是违约金),去撬电信,撬服务器厂商,撬电脑厂商。后来的收购边锋、浩竹包括新浪也是这样,其目的并不是马上就去操作,而是把这些网站放到天平的一边,去博英特尔、微软这些巨头的支持,然后由和巨头的关系去博政府、运营商、硬件制造商、渠道商。盛大确实投入不小,但是和它已经做成的局面比起来,盛大已经算是采取资金利用效率非常高的一种手段了。 整合者的宿命? 整合者有宿命吗?在目前中国现实的市场环境来看,失败似乎就是整合者的宿命。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自以为身负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试图通过整合建立产业帝国,却难逃失败的悲剧命运。德隆、格林科尔都曾经以整合者的身份迅速膨胀为产业大鳄,又在短时间内轰然坍塌。 和德隆、格林科尔相比,盛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打通了国际资本市场,可以避免德隆采取的“短融长投”、格林科尔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些触犯政策禁区的危险。但是,盛大所要完成的格局,比两者都要大,触动的利益主体也更多,关切的社会舆论也更强烈,在大鳄环视的利益空间要隆隆崛起一个帝国版图,不但需要看的远,还需要精确计算每一步棋,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企业可以比 和德隆、格林科尔相比,盛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打通了国际资本市场,可以避免德隆采取的“短融长投”、格林科尔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些触犯政策禁区的危险。但是,盛大所要完成的格局,比两者都要大,触动的利益主体也更多,关切的社会舆论也更强烈,在大鳄环视的利益空间要隆隆崛起一个帝国版图,不但需要看的远,还需要精确计算每一步棋,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企业可以比较容易的从环境中获得各类资源,包括成熟的劳动力市场,经理人市场,资本市场,政策环境,甚至包括顾问市场,他一旦通过一个模式的建立甚至点子得到了起步,可以比较容易的在社会各方面的扶持下走向壮大。但中国企业却没有这样的环境,这也是中国企业不容易快速做大,或者在快速做大之后又迅速走向崩溃的原因所在,人才等要素市场的贫乏也使得盛大帝国的崛起充满了变数。

对盛大产生制约的还包括盛大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一些负面记录,“陈老虎抢亲”式的霸气增加了合作企业对盛大的戒备。这种霸气成就了盛大,也在制约着盛大。陈天桥在给下属下达“不转变就辞退”的命令时,是否也想到,应该转变的还包括自己的领导风格?

合围”的周期拉长,盛大也能够等的起。 陈天桥的一系列操作手法实际上极负技巧性,但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指东打西。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直接去做,而是先找杠杆和支点,用杠杆去撬,从而以小博大。就像最开始的做游戏代理一样,用一个可以撕毁的协议(可能的成本是违约金),去撬电信,撬服务器厂商,撬电脑厂商。后来的收购边锋、浩竹包括新浪也是这样,其目的并不是马上就去操作,而是把这些网站放到天平的一边,去博英特尔、微软这些巨头的支持,然后由和巨头的关系去博政府、运营商、硬件制造商、渠道商。盛大确实投入不小,但是和它已经做成的局面比起来,盛大已经算是采取资金利用效率非常高的一种手段了。 整合者的宿命? 整合者有宿命吗?在目前中国现实的市场环境来看,失败似乎就是整合者的宿命。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自以为身负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试图通过整合建立产业帝国,却难逃失败的悲剧命运。德隆、格林科尔都曾经以整合者的身份迅速膨胀为产业大鳄,又在短时间内轰然坍塌。 和德隆、格林科尔相比,盛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打通了国际资本市场,可以避免德隆采取的“短融长投”、格林科尔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些触犯政策禁区的危险。但是,盛大所要完成的格局,比两者都要大,触动的利益主体也更多,关切的社会舆论也更强烈,在大鳄环视的利益空间要隆隆崛起一个帝国版图,不但需要看的远,还需要精确计算每一步棋,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企业可以比

所为者大,变数就大,无论成败得失,盛大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