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2006-09-11 12:00:00|  分类: 管理见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一、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站得高看得远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二、           将错就错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四、           稳定军心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时宝钢的领导者的思路,宝钢不但没有下马,反而又两次追加投资,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制造业企业。 华为也是这样,任正非的说法是因为无知所以进入了电信设备行业,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硬着头皮上,反而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这种将错就错就像结婚,比如木已成舟,是不是就一定要离婚?其实不是,可能从积极的方面去想现在的这个家庭怎么过好,也会发现新的天地。 三、 祸福相依,歪打正着 本来是错误的事情,结果形势一变,反而是好事了,这种情况也很多。这是体现环境不确定性的地方,这是黄老板说的玫瑰园以及硅材料的案例的意思,不过这只能说明发生错误的时候,即使无法走出去,也不妨稳定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咱家。”从决策角度说,不能依靠歪打正着,只能说在世事无常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中国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的转轨经济,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轻言放弃。 四、 稳定军心 既不是建立在洞察力基础上的远见卓识,也无法将错就错,也等不来机会,或者机会还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承认错误了?也不是,这时候老板要发挥的是主心骨和权威的作用,需要多用光明的一面激励大家,稳定军心,这是黄鸣提到的TCL的情况。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TCL的情况。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我们最近在做研究中也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领导人喜欢给本来是错误的决策冠以一个美丽的说辞,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所以粉饰错误,一方面,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是让下属看光鲜的一面而已,从领导力的角度,由于错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五、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老板错了也是对的”的五种不同类型 一、 站得高看得远 这是强调做为老板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见解、远见、洞察力,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谓的老板错的是假错,是因为大众错了,所以就把对的当成错的了。 特别是对于一个卓越的企业家来说,见人所未见更是一项必备的素质。张瑞敏对这一点在90年代的说法就是:“一个行业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机会,其实就已经不是机会了。” 但是张瑞敏后来又受到了他的老乡王育琨的批评,认为张瑞敏后来逐渐保守了,总想做正确的事情,反而无法把海尔带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这在余华的小说中叫“窄门”,王国维用诗词表达这种境界,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都会面临这样受众人诟病的情况,如80年代初杰克·韦尔奇接手GE,因为一般员工都认为GE挺好的,不需要变革,但是韦尔奇以自己独特的洞见发现了GE潜在的危机,决心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度被误解为“中子弹杰克”。 二、 将错就错 这种情况最接近于黄老板所指“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就是从当时决策选择来看,确实不是做了较好的选择,甚至说是错误的决策,那么既然错误已经形成了,怎么办?光埋怨指责急于检讨也没用,很多时候错误的决策并不是死棋,也不是绝境,既然走上这条道路上,就将错就错,接着走下去,也未尝就没有出路。 比如宝钢的上马,即使到现在来分析,当时的决策也是包含着很多的错误,比如选址、设备等方面,但是既然已经上马了,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后来政府的思路,也是当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误造成的低谷和困难时期,往往是军心浮动,人心惶惶,如果领导人再一松懈,整个队伍可能就跨了,这种情况下,多宣传“错误决策”中正面意义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五、 是老板就会范错误 按经济学家对企业的理解,企业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和心理,所以老板的作用就是把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转化为企业内部的稳定收益,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就是因为他承担了风险,这种风险的承担一方面通过他特殊的能力进行化解,无法化解的就形成了错误的决策。 就是说做为老板,范错误几乎是必然的,绝对不范错误的老板是偶然的。既然是一种必然性,“老板错了也是对的”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老板错了也是正常的。”这是老板和员工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具有的特殊性。 承认这种必然性,就会对老板的错误保持一定的宽容。 链接: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黄鸣:《老板错也是对的——谈企业的战略决策》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