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眼中的联想(连载四)  

2006-09-13 12:32:00|  分类: 我眼中的联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柳传志比喻的是从“南坡”还是“北坡”登顶的路线选择问题,需要对地形、地貌做出合理的判断。 比较联想和华为所面对的局势,虽然不能否认华为的“压强”原则对在通信领域登顶的作用,更主要的还在于,华为所面对的行业有一个产业纵深,它在技术上取得的每一个突破都可以获得市场上的支持,并在取得利润之后反哺下一步的开发,从而逐步发展壮大。而联想在技术上的起跳却没有助跑的空间,就是说,除非持续用纯粹的投入堆积超越壁垒的支撑,而这个障碍本身也在持续升高,它没有在中间可以获得助力并形成良性循环的援手,所以联想的技术推进战略有点象“水漫金山”,把住市场之口以后升高水位,慢慢接近山顶,期望最后能占领山头。当然这只是战略上的分析,具体在执行的时候能不能适时把握每一步的机会,还要看企业如何培育核心能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技术开发还是爱迪生那样的试验、失败、再试验最后搞出一个创造性的发明成果,然后就可以借以转化为产品,利润就会滚滚而来。实际上,现代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更多的是一种知识的管理、积累和组合。技术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更多的体现在企业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知识的积累、资源的整合以及和营销的互动能力上。比如说芯片技术,虽然集成电路的刻蚀工艺是驱动集成电路大规模化的基础技术,但制造技术不是一个竞争资源而是市场资源,芯片供应商取得市场竞争优势,更主要的是在电路的设计和市场化能力上。集成电路号称为“吞金工业”,进入芯片行业的主要难度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使得芯片的利润补偿几十亿的固定投入。英特尔前总裁格鲁夫用“只有偏执狂才生存”来形容这个行业的状态,首先说明这个行业体现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竞争,而是建立在行业洞察力之上的风险管理能力和项目组织能力。 我国的计算机技术领域方面的人才在总数上并不少,而且由于10多年计算机做为热门专业培养出的大量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开始出现了就业困难。为什么数量上这么

联想:困局与出路(4)(写于2004年2月11号)

四:技术之疼、技术之难与技术之道
 
    缺少核心技术是联想发展模式备受诟病的一个主要方面,也是联想发展后劲乏力的主要内因。所谓的“贸工技”和“技工贸”之争,表面上是两种发展模式的优劣的比较,本质上体现的是“贸”和“技”之间的依存关系:那就是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对一个行业来说,没有纯粹的技术发展之路,也没有纯粹的贸易发展之路,而是技术和贸易的联动发展,互相推动了行业的成长,具体到一个企业,可能在价值链上切割到偏重技术的部分,也可能切割到偏重贸易的部分,也可能独占整个价值链,对于采用哪一种业务模式的生存状态,由产业的结构以及企业面对的竞争地位所决定,和企业处在产业链的哪个位置没有关系。英特尔所处的垄断地位和支配能力,并不是单纯因为英特尔的独特技术优势,更在于由IBM构架的PC兼容机结构,经过逐步的演化,大大降低了PC制造的壁垒,使得产业结构“碎片化”,从而使得上游厂商的谈判能力增强,可以在利润分配上占有更大的份额。
 


     所以技术不是天然的对下游贸易具有支配力,支配力是来自行业的结构,试想PC兼容机构架刚刚建立时候微软和英特尔对IBM来说,也只是一个众多供应商里面的一个;再想如果PC分销最后演变为了戴尔等少数企业分割的市场,PC供应链上的力量对比就有可能再一次被颠覆。
 
从这个角度说,联想的技术之痛不是英特尔戳痛的,而是戴尔,因为戴尔的存在,联想在制造和分销上的优势被抵消的时候,联想对上游的谈判要价能力降低,联想之技术之痛才得以显化。
 
无论是“贸工技”和“技工贸”之争,还是柳倪之争,本质上反应的还是价值创造和价值实现之间的矛盾。对企业来说,价值创造和价值实现是维持企业生存的两个环节,互相依存,缺一不可。而之所以成为矛盾,是由企业的发展过程中的资源稀缺性决定的,当企业的资源还不足以做到两翼齐飞、协调互动的时候,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就存在一种选择,就像柳传志比喻的是从“南坡”还是“北坡”登顶的路线选择问题,需要对地形、地貌做出合理的判断。
 像柳传志比喻的是从“南坡”还是“北坡”登顶的路线选择问题,需要对地形、地貌做出合理的判断。 比较联想和华为所面对的局势,虽然不能否认华为的“压强”原则对在通信领域登顶的作用,更主要的还在于,华为所面对的行业有一个产业纵深,它在技术上取得的每一个突破都可以获得市场上的支持,并在取得利润之后反哺下一步的开发,从而逐步发展壮大。而联想在技术上的起跳却没有助跑的空间,就是说,除非持续用纯粹的投入堆积超越壁垒的支撑,而这个障碍本身也在持续升高,它没有在中间可以获得助力并形成良性循环的援手,所以联想的技术推进战略有点象“水漫金山”,把住市场之口以后升高水位,慢慢接近山顶,期望最后能占领山头。当然这只是战略上的分析,具体在执行的时候能不能适时把握每一步的机会,还要看企业如何培育核心能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技术开发还是爱迪生那样的试验、失败、再试验最后搞出一个创造性的发明成果,然后就可以借以转化为产品,利润就会滚滚而来。实际上,现代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更多的是一种知识的管理、积累和组合。技术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更多的体现在企业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知识的积累、资源的整合以及和营销的互动能力上。比如说芯片技术,虽然集成电路的刻蚀工艺是驱动集成电路大规模化的基础技术,但制造技术不是一个竞争资源而是市场资源,芯片供应商取得市场竞争优势,更主要的是在电路的设计和市场化能力上。集成电路号称为“吞金工业”,进入芯片行业的主要难度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使得芯片的利润补偿几十亿的固定投入。英特尔前总裁格鲁夫用“只有偏执狂才生存”来形容这个行业的状态,首先说明这个行业体现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竞争,而是建立在行业洞察力之上的风险管理能力和项目组织能力。 我国的计算机技术领域方面的人才在总数上并不少,而且由于10多年计算机做为热门专业培养出的大量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开始出现了就业困难。为什么数量上这么
比较联想和华为所面对的局势,虽然不能否认华为的“压强”原则对在通信领域登顶的作用,更主要的还在于,华为所面对的行业有一个产业纵深,它在技术上取得的每一个突破都可以获得市场上的支持,并在取得利润之后反哺下一步的开发,从而逐步发展壮大。而联想在技术上的起跳却没有助跑的空间,就是说,除非持续用纯粹的投入堆积超越壁垒的支撑,而这个障碍本身也在持续升高,它没有在中间可以获得助力并形成良性循环的援手,所以联想的技术推进战略有点象“水漫金山”,把住市场之口以后升高水位,慢慢接近山顶,期望最后能占领山头。当然这只是战略上的分析,具体在执行的时候能不能适时把握每一步的机会,还要看企业如何培育核心能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技术开发还是爱迪生那样的试验、失败、再试验最后搞出一个创造性的发明成果,然后就可以借以转化为产品,利润就会滚滚而来。实际上,现代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更多的是一种知识的管理、积累和组合。技术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更多的体现在企业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知识的积累、资源的整合以及和营销的互动能力上。比如说芯片技术,虽然集成电路的刻蚀工艺是驱动集成电路大规模化的基础技术,但制造技术不是一个竞争资源而是市场资源,芯片供应商取得市场竞争优势,更主要的是在电路的设计和市场化能力上。集成电路号称为“吞金工业”,进入芯片行业的主要难度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使得芯片的利润补偿几十亿的固定投入。英特尔前总裁格鲁夫用“只有偏执狂才生存”来形容这个行业的状态,首先说明这个行业体现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竞争,而是建立在行业洞察力之上的风险管理能力和项目组织能力。像柳传志比喻的是从“南坡”还是“北坡”登顶的路线选择问题,需要对地形、地貌做出合理的判断。 比较联想和华为所面对的局势,虽然不能否认华为的“压强”原则对在通信领域登顶的作用,更主要的还在于,华为所面对的行业有一个产业纵深,它在技术上取得的每一个突破都可以获得市场上的支持,并在取得利润之后反哺下一步的开发,从而逐步发展壮大。而联想在技术上的起跳却没有助跑的空间,就是说,除非持续用纯粹的投入堆积超越壁垒的支撑,而这个障碍本身也在持续升高,它没有在中间可以获得助力并形成良性循环的援手,所以联想的技术推进战略有点象“水漫金山”,把住市场之口以后升高水位,慢慢接近山顶,期望最后能占领山头。当然这只是战略上的分析,具体在执行的时候能不能适时把握每一步的机会,还要看企业如何培育核心能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技术开发还是爱迪生那样的试验、失败、再试验最后搞出一个创造性的发明成果,然后就可以借以转化为产品,利润就会滚滚而来。实际上,现代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更多的是一种知识的管理、积累和组合。技术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更多的体现在企业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知识的积累、资源的整合以及和营销的互动能力上。比如说芯片技术,虽然集成电路的刻蚀工艺是驱动集成电路大规模化的基础技术,但制造技术不是一个竞争资源而是市场资源,芯片供应商取得市场竞争优势,更主要的是在电路的设计和市场化能力上。集成电路号称为“吞金工业”,进入芯片行业的主要难度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使得芯片的利润补偿几十亿的固定投入。英特尔前总裁格鲁夫用“只有偏执狂才生存”来形容这个行业的状态,首先说明这个行业体现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竞争,而是建立在行业洞察力之上的风险管理能力和项目组织能力。 我国的计算机技术领域方面的人才在总数上并不少,而且由于10多年计算机做为热门专业培养出的大量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开始出现了就业困难。为什么数量上这么
 
我国的计算机技术领域方面的人才在总数上并不少,而且由于10多年计算机做为热门专业培养出的大量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开始出现了就业困难。为什么数量上这么庞大的技术队伍没有产生出与之相应的成果呢?无论是说产学研脱节,还是说成果转化难,导致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体制和管理上的问题。因为对知识产业管理水平的限制,带来了技术开发的“平面化”和“碎片化”,大量的成果低水平重复,单纯看某一个技术人员能力的发挥,不可谓不强,却无法形成合力和持续的积累而拉近和尖端水平的差距。
 
联想做为一个企业,在企业内部这种情况也不例外。从这一点上应该再次置疑联想所谓管理上的核心竞争力。柳传志和杨元庆在非典期间的《对话》节目中谈到:管理是联想的核心竞争力,但联想需要进一步培育技术和产品上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把管理简化等同为企业内部的人事管理。在广义上,对信息领域来说,技术问题主要体现的是管理问题,如把握行业发展的战略管理能力、知识的整合和积累能力、人才配置能力以及激励和分配制度的设计能力、项目管理能力等等。
 
今天的联想没有技术虽然被指责,但可以被原谅,也可以生存。但是如果是不懂技术开发的管理、没有形成技术开发体制的联想才是真正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