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2006-09-13 21:43: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在家电连锁风起云涌、合纵连横的并购潮中,大中被冲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这已经是一个年青人的天下,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战场,奋斗二十年已经有了自己一片江山的大中先生已经没有兴趣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赌一个英雄的名份。出售大中安享晚年确实是大中合理的选择。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在家电连锁风起云涌、合纵连横的并购潮中,大中被冲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这已经是一个年青人的天下,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战场,奋斗二十年已经有了自己一片江山的大中先生已经没有兴趣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赌一个英雄的名份。出售大中安享晚年确实是大中合理的选择。 大中选择出售自己,还在于大中尽管名列“春秋五霸”,但是和其他几家相比,全国布局还没有形成,偏安京师;资本市场没有打通,继续扩张粮饷不足;检点手下,也缺少冲锋陷阵的精兵良将;达不能兼济天下,守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大中选择出售,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形势迫人的因素。 但是,以国美的战斗力和攻击性,能够号令全国市场,却在自己起家的地方一直让大中占据老大的位置。说明大中也有自己拿手的一套东西。而且以北京在全国的地位之重,以大中在北京市场的地位之重,加到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很重的筹码。大中有待价而沽的资本。 但是大中却从国美永乐并购案时候的强势,逐渐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最新的消息有两则显示了大中的尴尬,一是大中企图归还永乐的1.5亿定金尽快恢复自己的自由身,反而遭到了永乐的拒绝;二是大中向苏宁示好,却遇到了苏宁的冷遇。而之前百思买也放话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收购大中的意愿。 这确实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局面,本来如此靓女,应该是加码抢购才是,怎么各方反而互相推脱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

 

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      大中选择出售自己,还在于大中尽管名列“春秋五霸”,但是和其他几家相比,全国布局还没有形成,偏安京师;资本市场没有打通,继续扩张粮饷不足;检点手下,也缺少冲锋陷阵的精兵良将;达不能兼济天下,守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大中选择出售,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形势迫人的因素。

 

       但是,以国美的战斗力和攻击性,能够号令全国市场,却在自己起家的地方一直让大中占据老大的位置。说明大中也有自己拿手的一套东西。而且以北京在全国的地位之重,以大中在北京市场的地位之重,加到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很重的筹码。大中有待价而沽的资本。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       但是大中却从国美永乐并购案时候的强势,逐渐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最新的消息有两则显示了大中的尴尬,一是大中企图归还永乐的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1.5亿定金尽快恢复自己的自由身,反而遭到了永乐的拒绝;二是大中向苏宁示好,却遇到了苏宁的冷遇。而之前百思买也放话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收购大中的意愿。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这确实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局面,本来如此靓女,应该是加码抢购才是,怎么各方反而互相推脱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在家电连锁风起云涌、合纵连横的并购潮中,大中被冲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这已经是一个年青人的天下,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战场,奋斗二十年已经有了自己一片江山的大中先生已经没有兴趣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赌一个英雄的名份。出售大中安享晚年确实是大中合理的选择。 大中选择出售自己,还在于大中尽管名列“春秋五霸”,但是和其他几家相比,全国布局还没有形成,偏安京师;资本市场没有打通,继续扩张粮饷不足;检点手下,也缺少冲锋陷阵的精兵良将;达不能兼济天下,守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大中选择出售,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形势迫人的因素。 但是,以国美的战斗力和攻击性,能够号令全国市场,却在自己起家的地方一直让大中占据老大的位置。说明大中也有自己拿手的一套东西。而且以北京在全国的地位之重,以大中在北京市场的地位之重,加到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很重的筹码。大中有待价而沽的资本。 但是大中却从国美永乐并购案时候的强势,逐渐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最新的消息有两则显示了大中的尴尬,一是大中企图归还永乐的1.5亿定金尽快恢复自己的自由身,反而遭到了永乐的拒绝;二是大中向苏宁示好,却遇到了苏宁的冷遇。而之前百思买也放话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收购大中的意愿。 这确实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局面,本来如此靓女,应该是加码抢购才是,怎么各方反而互相推脱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在家电连锁风起云涌、合纵连横的并购潮中,大中被冲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这已经是一个年青人的天下,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战场,奋斗二十年已经有了自己一片江山的大中先生已经没有兴趣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赌一个英雄的名份。出售大中安享晚年确实是大中合理的选择。 大中选择出售自己,还在于大中尽管名列“春秋五霸”,但是和其他几家相比,全国布局还没有形成,偏安京师;资本市场没有打通,继续扩张粮饷不足;检点手下,也缺少冲锋陷阵的精兵良将;达不能兼济天下,守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大中选择出售,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形势迫人的因素。 但是,以国美的战斗力和攻击性,能够号令全国市场,却在自己起家的地方一直让大中占据老大的位置。说明大中也有自己拿手的一套东西。而且以北京在全国的地位之重,以大中在北京市场的地位之重,加到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很重的筹码。大中有待价而沽的资本。 但是大中却从国美永乐并购案时候的强势,逐渐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最新的消息有两则显示了大中的尴尬,一是大中企图归还永乐的1.5亿定金尽快恢复自己的自由身,反而遭到了永乐的拒绝;二是大中向苏宁示好,却遇到了苏宁的冷遇。而之前百思买也放话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收购大中的意愿。 这确实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局面,本来如此靓女,应该是加码抢购才是,怎么各方反而互相推脱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

大中的尴尬与国美的算盘 在家电连锁风起云涌、合纵连横的并购潮中,大中被冲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这已经是一个年青人的天下,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战场,奋斗二十年已经有了自己一片江山的大中先生已经没有兴趣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赌一个英雄的名份。出售大中安享晚年确实是大中合理的选择。 大中选择出售自己,还在于大中尽管名列“春秋五霸”,但是和其他几家相比,全国布局还没有形成,偏安京师;资本市场没有打通,继续扩张粮饷不足;检点手下,也缺少冲锋陷阵的精兵良将;达不能兼济天下,守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大中选择出售,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形势迫人的因素。 但是,以国美的战斗力和攻击性,能够号令全国市场,却在自己起家的地方一直让大中占据老大的位置。说明大中也有自己拿手的一套东西。而且以北京在全国的地位之重,以大中在北京市场的地位之重,加到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很重的筹码。大中有待价而沽的资本。 但是大中却从国美永乐并购案时候的强势,逐渐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最新的消息有两则显示了大中的尴尬,一是大中企图归还永乐的1.5亿定金尽快恢复自己的自由身,反而遭到了永乐的拒绝;二是大中向苏宁示好,却遇到了苏宁的冷遇。而之前百思买也放话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收购大中的意愿。 这确实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局面,本来如此靓女,应该是加码抢购才是,怎么各方反而互相推脱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亏不起,而要完胜则毫无把握。五星-百思买还在全国布局的过程中,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就展开正面的冲突。 积极备战而不是全面进攻,这是国美、苏宁、百思买三方共同的心理,就像已经拉开阵势的战场,在战前的沉寂中,大中就像身处战场之中的一个核心高地,谁都眼馋,却又谁都不敢轻易去拿。生怕把战火过早的引到自己身上。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大中想嫁反而嫁不出去了? 首先,为什么大中执意要离开国美-永乐联合体呢?从种种迹象看,大中在国美并购永乐案中被戏弄了(见《国美并购永乐之谍中谍》),留下来感情上接受不了。而且国美并购的是永乐,大中又是被永乐并购的,进入联合体之后的地位可以想象。陈晓还能争取一个名义上的CEO,大中系的整个管理队伍在里面恐怕都不好找位置。价格也是个问题,这里面有个疑问,原来国美并购永乐是包含大中的并购还是不包含?如果大中退出,国美的开价是不是应该有变化? 现在美乐咬定大中已经收了定价,亲事就算是法定的了,就必须娶过来。大中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一再退让,先是要争取罚款,然后是没收定金,到现在则急着哪怕还了定金也要赶快变成自由身,从中可以看到大中的急迫心理。国美的算盘则是,你现在过门不过门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轻易改嫁,有定金为凭,谁要来娶就先吃官司。由于和永乐的整合还忙得焦头烂额,倒是也不急于让大中进来,但是也要拖住它。 那么,这么一个靓女,为什么现在百思买和苏宁也退缩了呢? 说明百思买和苏宁都还没有做好和国美系正式开打的准备,都还在内部调整之中,正因为大中的特殊地位,谁来收购大中,一方面有定金方面的纠纷,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国美的正式开战。苏宁还主要在抓内部的调整和优化,尽管首先在上海开战,但上海市场不是苏宁的主体,即使亏损也可以拖住美乐的一个大部,能够承受的起,如果收编大中,在北京市场开战则      大中的这种状态确实不妙,因为要卖不卖的时候,员工人心惶惶,消费者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拖上一段时间,出现内部动荡的可能都非常大。如果是这样,大中还不如踏下心来,努力把自己打扮的更靓一些,毕竟大中在北京有良好的基础,谁也不可能轻易打败,等待时机让他们上门求婚,反而可以坐地升钱。除非大中已经感受到了内部的伤口已经在汩汩失血,急于在面色尚且红润的时候卖出。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