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2006-09-22 21: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2003年人均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1000美元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2020年人均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哎,当医生真累!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球运动员抱怨“不如农民工”,一些被认为是垄断行业相对收入比较高的基层员工也有很大意见。 企业家阶层满意吗?以为企业家代言的《中国企业家》的说法,企业家是“最弱势的群体” 政府官员呢?很多在政府的工作的人都说:“官员已经成为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和一个在部队工作已经30多岁的朋友吃饭,也是一肚子苦水,1000多元的工资还要贷款买房,其艰辛可知。 把自己当作民工的不只郝海东,一个在大学教书的同学形容自己“也就是一个干活的民工”。 医生怎么样?正好在一个帖子后面留有一个医生编的顺口溜: 满腔热血把医学会,当了医生吃苦受罪。 急难险重必须到位,病房门诊终日疲惫。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日三餐时间不对。 屁大点事不敢不对,逢年过节值班应对。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周末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病人告状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交税。 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回到家里还要惧内。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仰望苍天欲哭无泪。 哎,当医生真累! 另一个表现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样的状况应该改变,但是谁也不认为应该从自己改起,冲击到谁的利益都是一肚子怨气。这就是“尼木柏情结”。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 尼木伯是英文NIMBY的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中文音译,是个略缩语,是“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字母缩写,举例说明— 现在干什么都用电,用电量越来越大,现有的发电厂不够用了,建个新的你同意吗?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那你说放哪儿? 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好呀,我同意,要不我用电老受你们限制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那好,建在你们这小区旁边,离你家近点,你同意吗?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这,这可不成!凭什么放我这儿啊?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那你说放哪儿?

中国的“风险高发期”如期而至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的“风险高发期”,这是大多数专家比较一致的认识。包括中央政府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从很多的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学习报告,“ 200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美元,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按照党的十六大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3000美元。从2003年人均1000美元,到2020年人均3000美元,这个阶段对我们国家而言,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风险高发期,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大家都会感觉到,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显现,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事件的规模和艰巨程度都是过去不敢想像的。” 从媒体和网络显示出来的一些信息看,中国的“风险高发期”确实如期而至。 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各个群体都对自己的生存状况不满意。 农民、下岗职工这些相对收入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怨言可能大家都好理解。而相对从事社会比较羡慕的职业的同样不满意,比如北大的教授也认为自己的正常收入养不了全家的正常生活,足你们爱放哪儿放哪儿,我管不着,反正不能搁我们家后院!

      

和其他国家跨越“风险高发期”不同的是,中国还要同时经历文化变革、社会变革、政治改革,以及做为一个大国崛起过程中引起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对内讲和谐社会,对外讲和平崛起,就是想以尽量小的社会震荡通过雷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间所要求的平衡把握、机遇利用都对政府的政治智慧、执政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