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股市疯牛“尥蹶子”  

2007-02-27 17: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股市疯牛“尥蹶子”

 

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

   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    假如一头牛疯了一样的狂奔,用什么办法能让它消停下来悠着点走呢?或者是拉缰绳,或者是在前面吆喝着堵截,或者给它当头一棒,事实上在意识到股市开始进入非理性繁荣的疯牛阶段之后,这些控制疯牛的手段都开始被一样不少的采用,连打再吆喝。但是又不能往死里打,于是难题就出来了,被勒了僵并遭到围堵的股市疯牛并没有一下如愿冷静下来,而是左冲右突,上窜下跳,由疯跑变成了“尥蹶子”,从前面堵它就往后面跑,从后面堵它就往前面冲。其实很多业内人士都预言了中国股市在经过了06年的单边上扬之后进入新年的大振荡形势,消息面上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股指的大幅度变动。而管理层既不希望股市疯长,也不希望股市再度疲软的中庸心态也使得吹入股市的风向不断变化。当然风向反复的变换既是春天的标志,也是秋天的标志,而最终要进入火热的夏天还是萧杀的寒冬呢,经济形势不是四季轮回,没有日历节气,而“关于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其不确定性”

 

政策影响自我运行的说辞不是一种善良的愿望,就是有着险恶的用心。而股市的野性也许只有在多次反复的堵与促的拉锯之后,才可能真正被驯服,老老实实变成一个可以负重的工具。 需要在振荡中被荡涤的还有一些死灰复燃的病毒。4年熊市并没有把股市推倒重来,一些危害股市健康发展的病毒也没有在漫漫寒冬中被冻死,那么就会在气候转暖的时候逐渐苏醒甚至疯涨,腐蚀股市的健康发展。中国股票市场尽管历经风雨,但并没有经历如美国1929年那样的彻底崩溃,没有那种绝望的疼痛,一些不良的习气就不容易彻底根绝。既然希望在飞行中换发动机,颠簸几下或许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最好形势和最小代价。

股市疯牛“尥蹶子” 假如一头牛疯了一样的狂奔,用什么办法能让它消停下来悠着点走呢?或者是拉缰绳,或者是在前面吆喝着堵截,或者给它当头一棒,事实上在意识到股市开始进入非理性繁荣的疯牛阶段之后,这些控制疯牛的手段都开始被一样不少的采用,连打再吆喝。但是又不能往死里打,于是难题就出来了,被勒了僵并遭到围堵的股市疯牛并没有一下如愿冷静下来,而是左冲右突,上窜下跳,由疯跑变成了“尥蹶子”,从前面堵它就往后面跑,从后面堵它就往前面冲。其实很多业内人士都预言了中国股市在经过了06年的单边上扬之后进入新年的大振荡形势,消息面上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股指的大幅度变动。而管理层既不希望股市疯长,也不希望股市再度疲软的中庸心态也使得吹入股市的风向不断变化。当然风向反复的变换既是春天的标志,也是秋天的标志,而最终要进入火热的夏天还是萧杀的寒冬呢,经济形势不是四季轮回,没有日历节气,而“关于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其不确定性” 2006年中国股市牛气冲天,一举走出四年徘徊的熊市泥潭,并在年底创出历史新高。可以说,为了激活股市,管理层不但在舆论、资金准入上给于了单边的大力支持,甚至不惜采取利用金融大盘股回归      2006年中国股市牛气冲天,一举走出四年徘徊的熊市泥潭,并在年底创出历史新高。可以说,为了激活股市,管理层不但在舆论、资金准入上给于了单边的大力支持,甚至不惜采取利用金融大盘股回归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政策影响自我运行的说辞不是一种善良的愿望,就是有着险恶的用心。而股市的野性也许只有在多次反复的堵与促的拉锯之后,才可能真正被驯服,老老实实变成一个可以负重的工具。 需要在振荡中被荡涤的还有一些死灰复燃的病毒。4年熊市并没有把股市推倒重来,一些危害股市健康发展的病毒也没有在漫漫寒冬中被冻死,那么就会在气候转暖的时候逐渐苏醒甚至疯涨,腐蚀股市的健康发展。中国股票市场尽管历经风雨,但并没有经历如美国1929年那样的彻底崩溃,没有那种绝望的疼痛,一些不良的习气就不容易彻底根绝。既然希望在飞行中换发动机,颠簸几下或许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最好形势和最小代价。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

 

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政策影响自我运行的说辞不是一种善良的愿望,就是有着险恶的用心。而股市的野性也许只有在多次反复的堵与促的拉锯之后,才可能真正被驯服,老老实实变成一个可以负重的工具。

股市疯牛“尥蹶子” 假如一头牛疯了一样的狂奔,用什么办法能让它消停下来悠着点走呢?或者是拉缰绳,或者是在前面吆喝着堵截,或者给它当头一棒,事实上在意识到股市开始进入非理性繁荣的疯牛阶段之后,这些控制疯牛的手段都开始被一样不少的采用,连打再吆喝。但是又不能往死里打,于是难题就出来了,被勒了僵并遭到围堵的股市疯牛并没有一下如愿冷静下来,而是左冲右突,上窜下跳,由疯跑变成了“尥蹶子”,从前面堵它就往后面跑,从后面堵它就往前面冲。其实很多业内人士都预言了中国股市在经过了06年的单边上扬之后进入新年的大振荡形势,消息面上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股指的大幅度变动。而管理层既不希望股市疯长,也不希望股市再度疲软的中庸心态也使得吹入股市的风向不断变化。当然风向反复的变换既是春天的标志,也是秋天的标志,而最终要进入火热的夏天还是萧杀的寒冬呢,经济形势不是四季轮回,没有日历节气,而“关于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其不确定性” 2006年中国股市牛气冲天,一举走出四年徘徊的熊市泥潭,并在年底创出历史新高。可以说,为了激活股市,管理层不但在舆论、资金准入上给于了单边的大力支持,甚至不惜采取利用金融大盘股回归

 

     需要在振荡中被荡涤的还有一些死灰复燃的病毒。4年熊市并没有把股市推倒重来,一些危害股市健康发展的病毒也没有在漫漫寒冬中被冻死,那么就会在气候转暖的时候逐渐苏醒甚至疯涨,腐蚀股市的健康发展。中国股票市场尽管历经风雨,但并没有经历如美国1929制造指数虚高的手段,诱导外部资金进入推动股市走牛,可以说这些措施非常见效,不但解决了股权分置这一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新唤起了大众对股市的热情。推动股市迭创新高,赚钱效应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入市,股市进入自我激励的正循环上升周期。 可以说整个2006年从政策面上给于股市的都是推动力,但在进入新年股指开始冲刺3000点关口的时刻,政策的风向开始转变,从银行对流入股市资金的查处,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警示,再到罗杰斯、成思危、谢国忠等有分量的经济学家的唱空,一时间昂首向上的牛头如遭遇当头棒击,几天时间回调数百点,一大批奔着大牛市而来刚刚入市的小投资者连账面浮赢都没有看到就给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而大盘下跌之烈也同样让管理层担心好不容易赢得的红火场面由再次陷入漫漫熊途,有位经济专家说得对,牛市中好办事,没有牛市的格局,后续更多创新金融品种的推出就失去了依靠。所以在股指下探到一定程度之后,政策上又开始吹暖风。经过年初的政策风向的洗礼之后,市场上基本上对管理层的态度达成共识,就是管理层希望股市平稳发展,而不是演绎一场“最后的疯狂”。 目前股市“政策市”的形势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些希望股市脱离年那样的彻底崩溃,没有那种绝望的疼痛,一些不良的习气就不容易彻底根绝。既然希望在飞行中换发动机,颠簸几下或许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最好形势和最小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