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2007-05-15 02: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了,又可以带动股指上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同样,因为这种价值是潜在的,无法通过市盈率反映出来,如果股价中提前反映了这种价值,说它是泡沫就是泡沫,说它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关键看资本市场能够带给企业一种什么样的指向和影响。 当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育和成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有更大的战略价值,如带来的融资渠道的拓宽对科技进步的影响,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些反过来又会促进上市公司经营基本面的改善,从而提升股票价格。 就是说,所谓的大牛市,起点看是制度变革引起的,表面看是流动性过剩推动的,但从经济发展的阶段看,有真实走牛的内在基础。但是它需要制度变革和资金推动的相互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实现。在每一步上,走好了股指的上升就可以获得真实的支撑,把泡沫消融于无形,走不好就会形成恶性泡沫,阻断后面的升腾之路。正因为需要分寸的拿捏和节奏的把握,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才需要高度配合。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泡沫需要抑制论和基于流动性过剩的泡沫难以避免论,都可能成为现实,但却不是最佳选择。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了,又可以带动股指上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同样,因为这种价值是潜在的,无法通过市盈率反映出来,如果股价中提前反映了这种价值,说它是泡沫就是泡沫,说它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关键看资本市场能够带给企业一种什么样的指向和影响。 当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育和成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有更大的战略价值,如带来的融资渠道的拓宽对科技进步的影响,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些反过来又会促进上市公司经营基本面的改善,从而提升股票价格。 就是说,所谓的大牛市,起点看是制度变革引起的,表面看是流动性过剩推动的,但从经济发展的阶段看,有真实走牛的内在基础。但是它需要制度变革和资金推动的相互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实现。在每一步上,走好了股指的上升就可以获得真实的支撑,把泡沫消融于无形,走不好就会形成恶性泡沫,阻断后面的升腾之路。正因为需要分寸的拿捏和节奏的把握,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才需要高度配合。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泡沫需要抑制论和基于流动性过剩的泡沫难以避免论,都可能成为现实,但却不是最佳选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是对的,即存在泡沫。当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政策问题之后,股市的潜在价值就提升了。 潜在价值有了,但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卖场的清淡和买家的稀少,从供求关系上拉低了成交价格。那么就需要采取一些吆喝和立信活动,这时候进场的买家实际上是冒着信息不对称风险的,当然现在来看他们因为承担了风险,而获得了风险回报。这个立信和吆喝活动就是让大盘股回归,制造股指繁荣来带动人气,制造气氛。因为资本市场的兴旺本身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产生了巨大的战略价值,它就是穿起珍珠的红线,这个结构形成了,体系中的每一部分价值都会得到提升,原来的泡沫也就随之消失。 但旺盛的人气在逆转供求关系之后,又产生价值高估的泡沫,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体系,就会形成完全依靠财富效应的恶性泡沫,最后以破灭收场。而放到中国经济整体的这个大体系下,又可以依靠外部资产注入来吞噬泡沫,同时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所以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在人气起来之后,从政府来说,就是通过境外公司回归和新股上市向资本市场中投入新的资产,而拥有上市公司自身忙于给上市公司注入新的资产。新股和资产重组推动市场壮大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如果监管不严和控制不力,就会泥沙具下。就是说,第二轮的上涨是依靠外部经济的资产注入来推动,匹配好了,有了泡沫也可以被抑制,匹配不好,就可能形成恶性泡沫。所以说一千多点、两千多点说有泡沫也对、也不对。 进一步上涨的动力,我想可能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潜在价值显化,如果有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带来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善能够对公司内部管理产生压力,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存在着非常大的潜在价值,比如经理人的动力机制、组织结构优化、企业冗员等,就是说这些影响企业业绩的因素和市场竞争、技术实力等不同,从企业来说,就知道它在企业中是影响企业经营绩效的,但因为机制问题无法解决。这种变革能够带来企业经营效益立竿见影的改善。只是说能不能做、愿不愿意去做的问题。当然在宏观上,从政府管理体制中,也有着巨大的改善价值。利用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如果把这些潜在价值挖掘出来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是对的,即存在泡沫。当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政策问题之后,股市的潜在价值就提升了。 潜在价值有了,但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卖场的清淡和买家的稀少,从供求关系上拉低了成交价格。那么就需要采取一些吆喝和立信活动,这时候进场的买家实际上是冒着信息不对称风险的,当然现在来看他们因为承担了风险,而获得了风险回报。这个立信和吆喝活动就是让大盘股回归,制造股指繁荣来带动人气,制造气氛。因为资本市场的兴旺本身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产生了巨大的战略价值,它就是穿起珍珠的红线,这个结构形成了,体系中的每一部分价值都会得到提升,原来的泡沫也就随之消失。 但旺盛的人气在逆转供求关系之后,又产生价值高估的泡沫,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体系,就会形成完全依靠财富效应的恶性泡沫,最后以破灭收场。而放到中国经济整体的这个大体系下,又可以依靠外部资产注入来吞噬泡沫,同时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所以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在人气起来之后,从政府来说,就是通过境外公司回归和新股上市向资本市场中投入新的资产,而拥有上市公司自身忙于给上市公司注入新的资产。新股和资产重组推动市场壮大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如果监管不严和控制不力,就会泥沙具下。就是说,第二轮的上涨是依靠外部经济的资产注入来推动,匹配好了,有了泡沫也可以被抑制,匹配不好,就可能形成恶性泡沫。所以说一千多点、两千多点说有泡沫也对、也不对。 进一步上涨的动力,我想可能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潜在价值显化,如果有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带来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善能够对公司内部管理产生压力,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存在着非常大的潜在价值,比如经理人的动力机制、组织结构优化、企业冗员等,就是说这些影响企业业绩的因素和市场竞争、技术实力等不同,从企业来说,就知道它在企业中是影响企业经营绩效的,但因为机制问题无法解决。这种变革能够带来企业经营效益立竿见影的改善。只是说能不能做、愿不愿意去做的问题。当然在宏观上,从政府管理体制中,也有着巨大的改善价值。利用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如果把这些潜在价值挖掘出来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是对的,即存在泡沫。当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政策问题之后,股市的潜在价值就提升了。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是对的,即存在泡沫。当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政策问题之后,股市的潜在价值就提升了。 潜在价值有了,但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卖场的清淡和买家的稀少,从供求关系上拉低了成交价格。那么就需要采取一些吆喝和立信活动,这时候进场的买家实际上是冒着信息不对称风险的,当然现在来看他们因为承担了风险,而获得了风险回报。这个立信和吆喝活动就是让大盘股回归,制造股指繁荣来带动人气,制造气氛。因为资本市场的兴旺本身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产生了巨大的战略价值,它就是穿起珍珠的红线,这个结构形成了,体系中的每一部分价值都会得到提升,原来的泡沫也就随之消失。 但旺盛的人气在逆转供求关系之后,又产生价值高估的泡沫,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体系,就会形成完全依靠财富效应的恶性泡沫,最后以破灭收场。而放到中国经济整体的这个大体系下,又可以依靠外部资产注入来吞噬泡沫,同时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所以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在人气起来之后,从政府来说,就是通过境外公司回归和新股上市向资本市场中投入新的资产,而拥有上市公司自身忙于给上市公司注入新的资产。新股和资产重组推动市场壮大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如果监管不严和控制不力,就会泥沙具下。就是说,第二轮的上涨是依靠外部经济的资产注入来推动,匹配好了,有了泡沫也可以被抑制,匹配不好,就可能形成恶性泡沫。所以说一千多点、两千多点说有泡沫也对、也不对。 进一步上涨的动力,我想可能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潜在价值显化,如果有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带来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善能够对公司内部管理产生压力,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存在着非常大的潜在价值,比如经理人的动力机制、组织结构优化、企业冗员等,就是说这些影响企业业绩的因素和市场竞争、技术实力等不同,从企业来说,就知道它在企业中是影响企业经营绩效的,但因为机制问题无法解决。这种变革能够带来企业经营效益立竿见影的改善。只是说能不能做、愿不愿意去做的问题。当然在宏观上,从政府管理体制中,也有着巨大的改善价值。利用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如果把这些潜在价值挖掘出来 潜在价值有了,但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卖场的清淡和买家的稀少,从供求关系上拉低了成交价格。那么就需要采取一些吆喝和立信活动,这时候进场的买家实际上是冒着信息不对称风险的,当然现在来看他们因为承担了风险,而获得了风险回报。这个立信和吆喝活动就是让大盘股回归,制造股指繁荣来带动人气,制造气氛。因为资本市场的兴旺本身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产生了巨大的战略价值,它就是穿起珍珠的红线,这个结构形成了,体系中的每一部分价值都会得到提升,原来的泡沫也就随之消失。

了,又可以带动股指上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同样,因为这种价值是潜在的,无法通过市盈率反映出来,如果股价中提前反映了这种价值,说它是泡沫就是泡沫,说它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关键看资本市场能够带给企业一种什么样的指向和影响。 当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育和成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有更大的战略价值,如带来的融资渠道的拓宽对科技进步的影响,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些反过来又会促进上市公司经营基本面的改善,从而提升股票价格。 就是说,所谓的大牛市,起点看是制度变革引起的,表面看是流动性过剩推动的,但从经济发展的阶段看,有真实走牛的内在基础。但是它需要制度变革和资金推动的相互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实现。在每一步上,走好了股指的上升就可以获得真实的支撑,把泡沫消融于无形,走不好就会形成恶性泡沫,阻断后面的升腾之路。正因为需要分寸的拿捏和节奏的把握,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才需要高度配合。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泡沫需要抑制论和基于流动性过剩的泡沫难以避免论,都可能成为现实,但却不是最佳选择。       但旺盛的人气在逆转供求关系之后,又产生价值高估的泡沫,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体系,就会形成完全依靠财富效应的恶性泡沫,最后以破灭收场。而放到中国经济整体的这个大体系下,又可以依靠外部资产注入来吞噬泡沫,同时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所以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在人气起来之后,从政府来说,就是通过境外公司回归和新股上市向资本市场中投入新的资产,而拥有上市公司自身忙于给上市公司注入新的资产。新股和资产重组推动市场壮大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如果监管不严和控制不力,就会泥沙具下。就是说,第二轮的上涨是依靠外部经济的资产注入来推动,匹配好了,有了泡沫也可以被抑制,匹配不好,就可能形成恶性泡沫。所以说一千多点、两千多点说有泡沫也对、也不对。

了,又可以带动股指上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同样,因为这种价值是潜在的,无法通过市盈率反映出来,如果股价中提前反映了这种价值,说它是泡沫就是泡沫,说它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关键看资本市场能够带给企业一种什么样的指向和影响。 当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育和成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有更大的战略价值,如带来的融资渠道的拓宽对科技进步的影响,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些反过来又会促进上市公司经营基本面的改善,从而提升股票价格。 就是说,所谓的大牛市,起点看是制度变革引起的,表面看是流动性过剩推动的,但从经济发展的阶段看,有真实走牛的内在基础。但是它需要制度变革和资金推动的相互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实现。在每一步上,走好了股指的上升就可以获得真实的支撑,把泡沫消融于无形,走不好就会形成恶性泡沫,阻断后面的升腾之路。正因为需要分寸的拿捏和节奏的把握,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才需要高度配合。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泡沫需要抑制论和基于流动性过剩的泡沫难以避免论,都可能成为现实,但却不是最佳选择。       进一步上涨的动力,我想可能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潜在价值显化,如果有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带来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善能够对公司内部管理产生压力,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存在着非常大的潜在价值,比如经理人的动力机制、组织结构优化、企业冗员等,就是说这些影响企业业绩的因素和市场竞争、技术实力等不同,从企业来说,就知道它在企业中是影响企业经营绩效的,但因为机制问题无法解决。这种变革能够带来企业经营效益立竿见影的改善。只是说能不能做、愿不愿意去做的问题。当然在宏观上,从政府管理体制中,也有着巨大的改善价值。利用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如果把这些潜在价值挖掘出来了,又可以带动股指上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同样,因为这种价值是潜在的,无法通过市盈率反映出来,如果股价中提前反映了这种价值,说它是泡沫就是泡沫,说它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关键看资本市场能够带给企业一种什么样的指向和影响。

      是对的,即存在泡沫。当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政策问题之后,股市的潜在价值就提升了。 潜在价值有了,但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卖场的清淡和买家的稀少,从供求关系上拉低了成交价格。那么就需要采取一些吆喝和立信活动,这时候进场的买家实际上是冒着信息不对称风险的,当然现在来看他们因为承担了风险,而获得了风险回报。这个立信和吆喝活动就是让大盘股回归,制造股指繁荣来带动人气,制造气氛。因为资本市场的兴旺本身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产生了巨大的战略价值,它就是穿起珍珠的红线,这个结构形成了,体系中的每一部分价值都会得到提升,原来的泡沫也就随之消失。 但旺盛的人气在逆转供求关系之后,又产生价值高估的泡沫,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体系,就会形成完全依靠财富效应的恶性泡沫,最后以破灭收场。而放到中国经济整体的这个大体系下,又可以依靠外部资产注入来吞噬泡沫,同时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所以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在人气起来之后,从政府来说,就是通过境外公司回归和新股上市向资本市场中投入新的资产,而拥有上市公司自身忙于给上市公司注入新的资产。新股和资产重组推动市场壮大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如果监管不严和控制不力,就会泥沙具下。就是说,第二轮的上涨是依靠外部经济的资产注入来推动,匹配好了,有了泡沫也可以被抑制,匹配不好,就可能形成恶性泡沫。所以说一千多点、两千多点说有泡沫也对、也不对。 进一步上涨的动力,我想可能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潜在价值显化,如果有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带来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善能够对公司内部管理产生压力,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存在着非常大的潜在价值,比如经理人的动力机制、组织结构优化、企业冗员等,就是说这些影响企业业绩的因素和市场竞争、技术实力等不同,从企业来说,就知道它在企业中是影响企业经营绩效的,但因为机制问题无法解决。这种变革能够带来企业经营效益立竿见影的改善。只是说能不能做、愿不愿意去做的问题。当然在宏观上,从政府管理体制中,也有着巨大的改善价值。利用资本市场的推动作用,如果把这些潜在价值挖掘出来 当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育和成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有更大的战略价值,如带来的融资渠道的拓宽对科技进步的影响,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些反过来又会促进上市公司经营基本面的改善,从而提升股票价格。

股市泡沫,不怕不怕 在股指已经达到四千点之际,那些在一千多点或者两千多、三千多点就开始喊出泡沫的专家受到了“无情”的嘲讽。事实上不是从操作角度而是从理论角度,不要说现在是四千点,就是到了一万点也还不足以证明那些前期的泡沫论就是错误的,是不是泡沫,要看预期到期之后有多大程度上符合当初的设定。“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裤衩”。 即使基于静态市盈率对资产进行估值,也是基于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折现而成,同样包含着风险因素,而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市场上,除了依赖政府权利和国家信用的大型垄断企业,即使预测一个公司5年后的发展状况都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十年之后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可以向前看十年,看看十年前的风云企业有多少今天还能依旧笑傲江湖?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固然给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但中国经济的转型特征,也带来“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沉浮。 市净率则根本不能反映一个企业正常经营情况下的价值创造能力,倒更适合于判断一个企业进入破产清算之后的保底收益。 动态市盈率中包含了企业未来经营状况的变动因素,通过一个企业的历史回溯分析推导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完全基于内外部环境的趋势分析又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正因为资本价格基于未来定价,而未来又是不确定的,泡沫确实是资本市场的伴生物,有股市就一定有泡沫。但是需要区分良性的泡沫还是恶性的泡沫。 良性泡沫可以维持在一定的状态并逐渐被系统吸收,而恶性泡沫会带来两种不好的后果:一是自激放大然后破灭,二是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其实不只是在一千多、两千多点,就是在牛市启动之前的不到一千点,也有认为中国股市存在泡沫之论。即使这个时候,说存在泡沫也对,就是说在当时的政策、市场环境下,股票估值仍然偏高。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当时股票市场上的资产,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如果串成项链,可以值一千块钱,但如果单个的买,加起来也只值600块钱,当国家政策约束还无法把珍珠给串成项链的时候,说一千块太贵      就是说,所谓的大牛市,起点看是制度变革引起的,表面看是流动性过剩推动的,但从经济发展的阶段看,有真实走牛的内在基础。但是它需要制度变革和资金推动的相互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实现。在每一步上,走好了股指的上升就可以获得真实的支撑,把泡沫消融于无形,走不好就会形成恶性泡沫,阻断后面的升腾之路。正因为需要分寸的拿捏和节奏的把握,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才需要高度配合。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泡沫需要抑制论和基于流动性过剩的泡沫难以避免论,都可能成为现实,但却不是最佳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