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2007-05-30 21:27:00|  分类: 宏观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继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蕉”兴叹。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继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蕉”兴叹。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几天后,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继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蕉”兴叹。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继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蕉”兴叹。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兴叹。
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 驯猴术能否驯服疯牛? 继10天前央行罕见的祭出准备金率、利率、汇率同时调整的组合拳之后,财政部又以深夜发诏的怪诞招数大幅度提高股市交易印花税。从和央行调整的时间间隔、出招的时间甚至不考虑刚刚辟谣所带来的信誉失分来看。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正在失去耐心,面对市场的博弈已经显出急躁的苗头。如果继续遭到市场的强势抵抗,一直隐忍的行政之手将被迫出招,所谓的“江湖规矩”、“以德服人”都会被“事急用权”取代。从这个政策出台的时机看,我感觉是一个被前两天的大涨所激出来的应急方案。可能这个政策早就准备好了,但在时机选择上本来不会这么快出台的。面对逼空的市场,只好深夜匆忙祭出。 组织行为学上有一个经典的训练猴子的故事来表示一个组织文化和组织禁忌的形成过程。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关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饿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小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不成这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泼出的滚烫水烫得全身是伤,当后面三只猴子依次爬上去拿香蕉时,一样被热水烫伤。于是众猴只好望“蕉”兴叹。 几天后,实验者换了一只新猴子进入房内,当新猴子肚子饿得也想尝试爬上去吃香蕉时,立刻被其他三只老猴子制止,并告有危险,千万不可尝试。实验者再换一只猴子进入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房内,当这只新猴子想吃香蕉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不仅剩下的二只老猴子制它,连没被烫过的半新猴子也极力阻止它。 实验继续着,当所有猴子都已换过之后,没有一只猴子曾经被烫过,上头的热水机关也取消了,香蕉唾手可得,却没有一只猴子敢前去享用。 既然管理层对股市的泡沫判断已经没有疑议,调控的决心也已经坚定。如果市场继续桀骜不驯怎么办?估计就会用上面的驯猴术来试图驯服疯牛。如提高印花税仍然不见效,就可能再由国资委出面大幅度减持国有股平衡市场供求。仍然不见效,被视为真正杀招的资本利得税也可能推出。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 和调控房地产相比,管理层对股市调控的手段还真可以说连绵不绝。这可能也正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管制相对放开的原因,市场感觉牛气冲天,政府却认为是自己手心里的一个“猴子”,任你七十二变,想要降伏的时候,也是覆手之劳。关键是压下去容易,由疯牛变耕牛却不容易。

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我还只用了三成内功”

金大侠的《碧血剑》中有一个故事情节:孟挣见对方拳到,硬接硬架,右臂用力一挡,左手随即打出一拳。两人双臂一交,归辛树心道:“此人狂妄,果然有点功夫。”乘他左拳打来,左掌啪的一声,打在他左肘之上,发力往外一送。哪知孟挣的功夫最讲究马步坚实,这一送竟只将他推得身子晃了几晃。袁承志低声道:“糟糕,这一招没有打倒他,姓孟得要受重伤。”但见归辛树又是一掌打出,孟挣双臂奋力抵出,猛觉一股劲风逼来,登时神智糊涂,仰天跌倒,昏了过去。

现在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博弈。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