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2007-07-10 20:39:00|  分类: 宏观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的调整,应该是完全有可能。这种大趋势的演化,即使看不懂分析技术,也可以想像得到。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判断,比如支撑股市升到4000多点的动力,如赚钱效应,如资产注入题材,如对游资的吸引,如参股券商带来的业绩上升,所有这些都不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一旦股市升势发生逆转,这些推动因素都会转而成为做空动力,在恶性循环中把股市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多次的风险警示和金融调控下依然顽强向上的中国股市,其实在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本质上有着非常脆弱的内核。 在经历了再一次的起落之后,股市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短暂的迷茫时期,并在迷茫中逐步下滑,又在下滑中不断积累进一步加速下滑的动能。可以想象一旦这个动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将以无法阻挡之势完成一次悲壮的衰落。 从周围做股票的朋友的感受看,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迷茫和等待状态。那么放大到整个市场,也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解为什么交易量会严重萎缩。 进行到现在的股市,可以说就是一个“半截子工程”,如果就此打住,其整体价值都会严重打折,当然也会折到每一只股票头上。 所以这可能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期,也可能是一个漫漫长夜的开始。 如果股市以及建设资本市场的大业就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的调整,应该是完全有可能。这种大趋势的演化,即使看不懂分析技术,也可以想像得到。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判断,比如支撑股市升到4000多点的动力,如赚钱效应,如资产注入题材,如对游资的吸引,如参股券商带来的业绩上升,所有这些都不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一旦股市升势发生逆转,这些推动因素都会转而成为做空动力,在恶性循环中把股市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多次的风险警示和金融调控下依然顽强向上的中国股市,其实在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本质上有着非常脆弱的内核。 在经历了再一次的起落之后,股市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短暂的迷茫时期,并在迷茫中逐步下滑,又在下滑中不断积累进一步加速下滑的动能。可以想象一旦这个动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将以无法阻挡之势完成一次悲壮的衰落。 从周围做股票的朋友的感受看,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迷茫和等待状态。那么放大到整个市场,也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解为什么交易量会严重萎缩。 进行到现在的股市,可以说就是一个“半截子工程”,如果就此打住,其整体价值都会严重打折,当然也会折到每一只股票头上。 所以这可能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期,也可能是一个漫漫长夜的开始。 如果股市以及建设资本市场的大业就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的调整,应该是完全有可能。这种大趋势的演化,即使看不懂分析技术,也可以想像得到。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判断,比如支撑股市升到4000多点的动力,如赚钱效应,如资产注入题材,如对游资的吸引,如参股券商带来的业绩上升,所有这些都不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一旦股市升势发生逆转,这些推动因素都会转而成为做空动力,在恶性循环中把股市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多次的风险警示和金融调控下依然顽强向上的中国股市,其实在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本质上有着非常脆弱的内核。

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在经历了再一次的起落之后,股市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短暂的迷茫时期,并在迷茫中逐步下滑,又在下滑中不断积累进一步加速下滑的动能。可以想象一旦这个动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将以无法阻挡之势完成一次悲壮的衰落。

 

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从周围做股票的朋友的感受看,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迷茫和等待状态。那么放大到整个市场,也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解为什么交易量会严重萎缩。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进行到现在的股市,可以说就是一个“半截子工程”,如果就此打住,其整体价值都会严重打折,当然也会折到每一只股票头上。

 

的调整,应该是完全有可能。这种大趋势的演化,即使看不懂分析技术,也可以想像得到。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判断,比如支撑股市升到4000多点的动力,如赚钱效应,如资产注入题材,如对游资的吸引,如参股券商带来的业绩上升,所有这些都不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一旦股市升势发生逆转,这些推动因素都会转而成为做空动力,在恶性循环中把股市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多次的风险警示和金融调控下依然顽强向上的中国股市,其实在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本质上有着非常脆弱的内核。 在经历了再一次的起落之后,股市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短暂的迷茫时期,并在迷茫中逐步下滑,又在下滑中不断积累进一步加速下滑的动能。可以想象一旦这个动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将以无法阻挡之势完成一次悲壮的衰落。 从周围做股票的朋友的感受看,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迷茫和等待状态。那么放大到整个市场,也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解为什么交易量会严重萎缩。 进行到现在的股市,可以说就是一个“半截子工程”,如果就此打住,其整体价值都会严重打折,当然也会折到每一只股票头上。 所以这可能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期,也可能是一个漫漫长夜的开始。 如果股市以及建设资本市场的大业就     所以这可能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期,也可能是一个漫漫长夜的开始。

的调整,应该是完全有可能。这种大趋势的演化,即使看不懂分析技术,也可以想像得到。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判断,比如支撑股市升到4000多点的动力,如赚钱效应,如资产注入题材,如对游资的吸引,如参股券商带来的业绩上升,所有这些都不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一旦股市升势发生逆转,这些推动因素都会转而成为做空动力,在恶性循环中把股市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多次的风险警示和金融调控下依然顽强向上的中国股市,其实在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本质上有着非常脆弱的内核。 在经历了再一次的起落之后,股市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短暂的迷茫时期,并在迷茫中逐步下滑,又在下滑中不断积累进一步加速下滑的动能。可以想象一旦这个动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将以无法阻挡之势完成一次悲壮的衰落。 从周围做股票的朋友的感受看,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迷茫和等待状态。那么放大到整个市场,也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解为什么交易量会严重萎缩。 进行到现在的股市,可以说就是一个“半截子工程”,如果就此打住,其整体价值都会严重打折,当然也会折到每一只股票头上。 所以这可能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期,也可能是一个漫漫长夜的开始。 如果股市以及建设资本市场的大业就

 

     如果股市以及建设资本市场的大业就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此掉头,不但会失去良性吸收流动性的一个主战场,还可能给房地产、物价等其他领域带来更严重的冲击。对宏观经济的整体伤害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所以我们看到管理层在从法律上解决了降低利息税、发行特别国债、QDII放行等对股市来说相对利空的事情之后,开始了向股市频吹暖风。希望勒住股市进一步下滑的缰绳,并拉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上。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应该说,在股市目前的徘徊期,在下跌的动能还没有演变为不可阻挡之势之前,有意识的拉升还能够见效。大部分的股民还处在观望之中,而不是疯狂的出逃。但在静默之中,可怕的破坏力量也正在积聚,留给调整的时间并不多。

 

     有人问这次的反弹是否能够走出调整,应该说还是祝愿可以走出调整吧,尽管阻力很大。

政策暖风能否抚平股市受伤的心灵? “ 5.30”印花税上调的重击应该说确实使股市带上了一定的内伤。我在5月30号以《死股市容易成股市难》为题,认为:股市上市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博弈是正常的,可能比较糟糕的是双方对对方的实力和意志出现误判。如果市场怀疑管理层调控的决心和手段,就可能如前几次的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之后一样,不跌反升,继续屹立不倒。而如果管理层对市场的实力发生误判,就可能如“归二爷”一样,使出七成内功,把股市一下打出内伤。仅仅在20号的组合拳之后10天时间,就专门针对股市再出重拳,可能从管理层还是有点高估了这个牛市的牛劲。更可怕的后果是,这一拳下去,这头牛内伤已成,却仍然狂奔,管理层在误判之下,再加力道,好不容易治愈的股市就可能再一次陷入“一管就死”的宿命。 股市没有在带伤之下继续发力狂奔,乖乖的低下了高昂的牛头,对管理层、对市场、对股市都是一个幸运的事。也由此换来了“挨打”之后来至政策面的抚慰。但也由此被搁置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悬崖边上。 从一千点启动的股市在没有象样的调整下一路攀升到4000多点,一旦掉头向下,就可能产生“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彻底坍塌。一些技术分析派从技术图形角度已经看低到2100点,如果单纯是市场自身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