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2007-07-13 12:43: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在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IBM位于42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成为“全球最大的I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IBM位于42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在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IBM位于42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成为“全球最大的I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在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IBM位于42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成为“全球最大的I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成为“全球最大的I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在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IBM位于42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成为“全球最大的I     

 

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 惠普在重复摩托罗拉的错误 在IBM和惠普还在争议谁是科技企业的老大的时候,科技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整体的滑落,在最新出炉的财富500强排行榜上,零售巨头沃尔玛继续高歌猛击,以3500亿美元的营业额重新夺回了首席的地位,而能源企业借石油等资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继续在排行榜上占据重要地位,金融、汽车类企业越做越大,而科技类的企业在什么位置呢?顺着排行榜向下找,营业规模916亿美元的惠普位于41位,营业规模914亿美元的IBM位于42位。而在几年前,咸鱼翻身的IBM还曾经在500强的十大公司之列。再向前看30年,蓝色巨人的位次还要更靠前。 不但是营业规模的下滑,科技型企业的赢利能力似乎也令人堪忧。尽管不断有亮点出现,但整体上被下滑、亏损、裁员等负面词汇所笼罩。在信息时代、科技时代等大趋势浪潮下,置身其中的科技型企业却增长乏力、发展受限。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我会在思考分析之后另外专文探讨,暂且不提。 回到主题。在科技型企业整体上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传统的科技型企业的代表惠普的表现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整体营业规模上超过蓝色巨人IBM成为“全球最大的I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望,给持重的科技巨头穿上时尚的外衣,一度在“HELLO,MOTO”的音乐声中让摩托罗拉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但时尚之花开时鲜艳,却寿命短暂,更何况是“老黄瓜刷绿漆”,在市场最初的惊讶与新鲜过去之后,脂粉脱落,反留下一片狼藉。 这个可以理解,从一个更高位势的平台跳落到一个较低位势的平台,一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当涟漪过后,归于平静,对新平台的不适应才会逐步体现,而逐渐泯然于众行,并且黯淡。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T公司”,去掉了“之一”的尾巴(惠普CEO马克·赫德的说法),同时在PC市场上超过经济新贵戴尔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第一的殊荣,而且企业的的财报“看起来很美”,赢利强劲。 “成本杀手”马克·赫德宛似老迈的“科技贵族”惠普的救星,让一个饱受非议的公司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赫德声名鹊起。 从惠普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做法可以窥见惠普变革的思维,价格战、成本控制、渠道开拓这些流程型企业的做法逐渐在惠普的身上占据了主流,尽管惠普也还在说创新,但专利数量的下降表明一个追求成本控制和效率的企业很难两者兼顾。惠普变得勇猛泼辣了,但却没有了内涵。 也许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再一次发生之前,科技型企业一改创新驱动而反身追求成本控制、效率、工业设计等是一个被迫自救的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企业原有价值体系的破坏或许将最终证明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短视措施。另一位美国科技巨头摩托罗拉的遭遇应该给惠普提个醒。 摩托罗拉作为无线通讯技术的先锋,同样是在行业技术变革处于暂时的稳定期,遭遇到强烈的竞争之后经营业绩滑坡,开始启动变革,请了一个外部人埃德·詹德担任CEO,以期彻底改变公司内部的发展惯性获得新生。在最初的两年里,詹德同样不负众 从变革周期看,惠普大约要晚摩托罗拉两年,大约处于摩托罗拉刚开始新生活的兴奋之中,但这既不是终点,也不是目的。詹德正在遭遇的质疑和弹劾,应该正给春风得意的赫德增加点忧患意识:惠普选择了一个新方向,但前途风波恶。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