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中国股市的对话  

2007-07-20 15:43:00|  分类: 宏观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关于中国股市的对话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英侠:
中国的股市不能按市盈率来看待投资价值,而更应该从发展潜力来看。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Firephenix:
呵呵,花哥太乐观了。股市整体泡沫,绝对是铁一般的事实。大家乐观,对未来抱有良好的期望,其原因不过是上涨的趋势给人心理上的支持。在绵绵的跌势中,大家就会变得悲观。在泡沫中过度乐观和在低迷时过度悲观,同样是不可取的。我的判断,流动性过剩是上涨的主要因素,而非中国股市有什么投资价值。所以,我申购到新股,很少有持有到上市的第二天的。
英侠: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就股市的制度效应而言,解决股权分置改革只是一个起点。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制度得到了完善,又制度变革引发的公司价值提升就会有很大的潜力。所以中国的股市说泡沫就是泡沫,说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因为股市本身就在经济中。股市发展健康了,每一个公司的经营价值都会获得制度溢价。所以不能单从市盈率来看
Firephenix:
市盈率是判断是否泡沫的基础。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英侠:
但不是准则
Firephenix:
离开了这个基础,什么都谈不上。
英侠:
比如戴尔在发展最好的时候,股价中的收益因素只占20%,80%的股价对应的都是未来的发展预估。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Firephenix:
我上次说了,公司本身可以卖多少钱,要根据价值来判断。对戴尔这样的公司的估价,市场往往会过度乐观。有时候,公司的成长性很高,可以去弥补原先被过度高估的价值缺失部分。但大多数情况下,均以股票价格暴跌作为最终结局。戴尔,微软,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关于中国股市的对话 英侠: 中国的股市不能按市盈率来看待投资价值,而更应该从发展潜力来看。 Firephenix: 呵呵,花哥太乐观了。股市整体泡沫,绝对是铁一般的事实。大家乐观,对未来抱有良好的期望,其原因不过是上涨的趋势给人心理上的支持。在绵绵的跌势中,大家就会变得悲观。在泡沫中过度乐观和在低迷时过度悲观,同样是不可取的。我的判断,流动性过剩是上涨的主要因素,而非中国股市有什么投资价值。所以,我申购到新股,很少有持有到上市的第二天的。 英侠: 就股市的制度效应而言,解决股权分置改革只是一个起点。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制度得到了完善,又制度变革引发的公司价值提升就会有很大的潜力。所以中国的股市说泡沫就是泡沫,说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因为股市本身就在经济中。股市发展健康了,每一个公司的经营价值都会获得制度溢价。所以不能单从市盈率来看 Firephenix: 市盈率是判断是否泡沫的基础。 英侠: 但不是准则 Firephenix: 离开了这个基础,什么都谈不上。 英侠: 比如戴尔在发展最好的时候,股价中的收益因素只占20%,80%的股价对应的都是未来的发展预估。 Firephenix: 我上次说了,公司本身可以卖多少钱,要根据价值来判断。对戴尔这样的公司的估价,市场往往会过度乐观。有时候,公司的成长性很高,可以去弥补原先被过度高估的价值缺失部分。但大多数情况下,均以股票价格暴跌作为最终结局。戴尔,微软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关于中国股市的对话 英侠: 中国的股市不能按市盈率来看待投资价值,而更应该从发展潜力来看。 Firephenix: 呵呵,花哥太乐观了。股市整体泡沫,绝对是铁一般的事实。大家乐观,对未来抱有良好的期望,其原因不过是上涨的趋势给人心理上的支持。在绵绵的跌势中,大家就会变得悲观。在泡沫中过度乐观和在低迷时过度悲观,同样是不可取的。我的判断,流动性过剩是上涨的主要因素,而非中国股市有什么投资价值。所以,我申购到新股,很少有持有到上市的第二天的。 英侠: 就股市的制度效应而言,解决股权分置改革只是一个起点。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制度得到了完善,又制度变革引发的公司价值提升就会有很大的潜力。所以中国的股市说泡沫就是泡沫,说不是泡沫就不是泡沫,因为股市本身就在经济中。股市发展健康了,每一个公司的经营价值都会获得制度溢价。所以不能单从市盈率来看 Firephenix: 市盈率是判断是否泡沫的基础。 英侠: 但不是准则 Firephenix: 离开了这个基础,什么都谈不上。 英侠: 比如戴尔在发展最好的时候,股价中的收益因素只占20%,80%的股价对应的都是未来的发展预估。 Firephenix: 我上次说了,公司本身可以卖多少钱,要根据价值来判断。对戴尔这样的公司的估价,市场往往会过度乐观。有时候,公司的成长性很高,可以去弥补原先被过度高估的价值缺失部分。但大多数情况下,均以股票价格暴跌作为最终结局。戴尔,微软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的中国公司是什么样,那么10年后的公司是什么样恐怕也不好想。其实,即使现在很多国营企业,也在积极引进各种现代的管理模式、管理工具。中移动的高增长、高赢利固然有垄断的因素,但是也不排除公司管理上的改善带来的价值, Firephenix: 这些企业还差的很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倒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英侠: 在中国的主场,会给国外那些竞争对手完全自由竞争的权利吗? 差的很远,另一方面看,正说明增长的潜力很大 英侠: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国外的管理模式是可以移植的,但是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
Firephenix:
不管如何,我觉得坚持价值投资是没错的。对于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这和赌钱没有太大区别。
英侠:
完全基于市盈率来确定购买决策,固然不容易失误,但也不可能获得特别的额外溢价,那怎么能成为巴菲特呢
,毕竟是少数。 英侠: 因为是基于未来进行预估,所以里面肯定有泡沫成分 Firephenix: 如果一个市场上,上市公司的价值普遍被高估,就值得警惕了。 英侠: 这是基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来判断的 Firephenix: 既然有泡沫,泡沫要么要被填实,要么下跌消除泡沫。 英侠: 就是认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增长比较迅速,所以应该给于比较高的市盈率估值 Firephenix: 是的,但是也不能过度。 英侠: 那么多少是过度呢?这个就是个问题 Firephenix: 现在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越GDP的增速了。 英侠: 中国公司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性,就是制度本身带给公司的折价,如果股市发展弥补了这个缺陷,就可以把这个折价给补回来 Firephenix: 现在这样的折价还有吗? 英侠: 折价应该说不是一点,而是很大,但是这个折价是否应该补回来,就看股市能否健康发展。所以股市对公司不是被动反应,而是有非常大的反作用 Firephenix: 股改之后,大家都是流通股,为何而折价? 英侠: 这是中国股市的特殊之处,刚才说了,股改只是制度建设的起点,资本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 Firephenix: 即便治理结构很完美了,也够不上这样的高估。 英侠: 那就还有流动性过剩因素了 Firephenix: 在中国,公司治理结构要完善,恐怕等上100年也不够。 英侠: 也无须那么悲观,想想10年前,20年前
我们的分析就是要形成战略性预测,从而能够获得战略价值
只有从战略高度,才能超越不确定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