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2008-03-31 22:32: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CL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而今迈步从头越

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 

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     314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27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

 

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30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保持策略性的投入,甚至以财务回报做为近期的经营策略,战略投入安排上以国内市场、OEM市场、新兴市场、欧美市场依次递减。 从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TCL陆续推出的薄绝液晶电视、自然光技术、闪联技术转让等行动,以及在液晶模组项目上获得的地方政府和上游供应商支持看,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TCL依然拥有巨大的潜在资源,这是TCL东生自己的说法,自己都瘦了10多斤。这只鹰是否已经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也许需要后续的检验,但是它的勇气与决绝,至少让人感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再次翱翔蓝天的强烈愿望。 TCL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依然是危机四伏,主要表现在TCL在几大业务市场都已经失去了主导者的地位,新发展的家电业务规模尚小姑且不论,彩电多媒体业务尽管在07年保持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位置,但在液晶电视上已经处于“在野”的位置,而通讯业务只是依靠海外订单维持了“一息尚存”。这预示着TCL“鹰的重生”绝非坦途,要翱翔蓝天,必须首先穿越暴风雨。 窃以为,重新夺回在中国彩电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是TCL获得新生的关键之关键。从TCL的财报中可见,欧洲和北美市场业务都处于赢利和亏损的边缘,比如收购之初,欧洲业务赢利,而北美业务亏损,TCL把重心放在北美业务扭亏,而北美业务有所好转,欧洲业务则出现了大幅度亏损,现在欧洲业务虽然通过有所缓解,但北美市场的亏损又有所加大。在缺少本土这样一个战略后方的前提下,由于缺少对海外业务的战略性支撑,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让欧美市场业务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倒不如先放低国际化的雄心,集中精力和资源真正做好国内市场,而对海外市场能够获得新生的底气所在。现在来评价,TCL应该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品牌在液晶电视市场的较量上的失利负有很大的责任,做为中国彩电的领军企业,正是因为TCL这几年因为并购深陷亏损泥潭而难有做为,才导致国产品牌在液晶市场上一泻千里,节节败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也期待TCL的重新发力,能够带领中国彩电产业收复失地,再攀巅峰。

 

 

TCL,而今迈步从头越 3月14日,TCL公布2007年年报,以3.9亿的赢利宣布成功扭亏,并于3月27日“摘星脱帽”,恢复为“TCL集团”的自由身,为了保壳摘帽,在过去的一年里,TCL不但通过重组欧洲业务切断亏损源,也采取了出售非核心业务,甚至在股票一级市场打新股获得投资收益等非常措施,尽一切可能让07年的财报变得亮丽一些。可以说,TCL的扭亏摘帽,有经营基本面改善的因素,也有粉饰的成分,能够扭亏摘帽,这个结果也早在市场的预料之中。 变革的切肤之痛恐怕只有李东生和TCL的内部员工感受更加真切,正如李在《鹰的重生》中所言: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如果说在李东生刚刚以《鹰的重生》发出TCL的变革宣言,外界对TCL能否经受变革的痛苦获得新生还有所怀疑的话,此后则确实看到了TCL这只中年之鹰的蜕变过程:大批的高管被撤换,大量的边缘业务被调整,按李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