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合舫战略思维

凝聚信仰的力量,和战略竞争时代的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日志

 
 
关于我

秦合舫,企业发展战略专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专家评委,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约评论员,深度合作研究的企业包括联想、TCL、新希望、小肥羊、紫金矿业等。 领导力课程《战略思维》,面向企业高层管理者,旨在帮助企业经营者建立全面、系统、辩证的分析思路,在复杂、动荡、高度不确定性的经营环境中建立洞察力、做出正确的决策。培训和合作事宜请联系何小姐,手机:13120414209,msn: 1220chunmei@live.cn,qinhf03@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2010-08-30 20:18:00|  分类: 企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年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

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TCL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年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

     ,就是在形势发生变化之后,不愿意正视变化的现实,而企图做最后的挣扎。结果导致形势无法逆转之时一败涂地。 政府对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管制当然是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这使得主推互联网电视的厂商遭遇迎头打击,但是当企业在经营期内无法改变政府决策,企业能做的就是适应政策形势。从TCL上半年的区域销售分步看,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和去年相较增长的幅度降了下来,而海外市场则陷绝对的负增长,这里面主要是OEM和美国市场的调整,OEM量的降低我猜测和梁耀荣的离开有关系,因为TCL的液晶OEM客户主要是飞利浦。而美国市场所谓切入自有品牌,则可能意味着原有的销售体制要推倒重来。在国内业务陷入低谷之时,对OEM和美国业务实施手术,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今年初在对TCL的经营形势做判断时,我用了“或跃在渊”,以《易经》的阐释,这种状态下“,阳刚过重又处在不中之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此正改革之际,进退未完成之时,其行为或上或下或进或退,此时正是审去度留,皆疑之于心。最后下决心,进可达天人之望,但举措犹慎之又慎,持重详审,不敢轻率意为,方可无过错。”,并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就是在形势发生变化之后,不愿意正视变化的现实,而企图做最后的挣扎。结果导致形势无法逆转之时一败涂地。 政府对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管制当然是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这使得主推互联网电视的厂商遭遇迎头打击,但是当企业在经营期内无法改变政府决策,企业能做的就是适应政策形势。从TCL上半年的区域销售分步看,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和去年相较增长的幅度降了下来,而海外市场则陷绝对的负增长,这里面主要是OEM和美国市场的调整,OEM量的降低我猜测和梁耀荣的离开有关系,因为TCL的液晶OEM客户主要是飞利浦。而美国市场所谓切入自有品牌,则可能意味着原有的销售体制要推倒重来。在国内业务陷入低谷之时,对OEM和美国业务实施手术,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今年初在对TCL的经营形势做判断时,我用了“或跃在渊”,以《易经》的阐释,这种状态下“,阳刚过重又处在不中之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此正改革之际,进退未完成之时,其行为或上或下或进或退,此时正是审去度留,皆疑之于心。最后下决心,进可达天人之望,但举措犹慎之又慎,持重详审,不敢轻率意为,方可无过错。”,并

      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就是在形势发生变化之后,不愿意正视变化的现实,而企图做最后的挣扎。结果导致形势无法逆转之时一败涂地。 政府对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管制当然是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这使得主推互联网电视的厂商遭遇迎头打击,但是当企业在经营期内无法改变政府决策,企业能做的就是适应政策形势。从TCL上半年的区域销售分步看,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和去年相较增长的幅度降了下来,而海外市场则陷绝对的负增长,这里面主要是OEM和美国市场的调整,OEM量的降低我猜测和梁耀荣的离开有关系,因为TCL的液晶OEM客户主要是飞利浦。而美国市场所谓切入自有品牌,则可能意味着原有的销售体制要推倒重来。在国内业务陷入低谷之时,对OEM和美国业务实施手术,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今年初在对TCL的经营形势做判断时,我用了“或跃在渊”,以《易经》的阐释,这种状态下“,阳刚过重又处在不中之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此正改革之际,进退未完成之时,其行为或上或下或进或退,此时正是审去度留,皆疑之于心。最后下决心,进可达天人之望,但举措犹慎之又慎,持重详审,不敢轻率意为,方可无过错。”,并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年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就是在形势发生变化之后,不愿意正视变化的现实,而企图做最后的挣扎。结果导致形势无法逆转之时一败涂地。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年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      政府对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管制当然是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这使得主推互联网电视的厂商遭遇迎头打击,但是当企业在经营期内无法改变政府决策,企业能做的就是适应政策形势。从TCL上半年的区域销售分步看,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和去年相较增长的幅度降了下来,而海外市场则陷绝对的负增长,这里面主要是OEM和美国市场的调整, TCL多媒体业务再陷亏损谁之过? 近日,TCL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大主营业务TCL多媒体和TCL通讯和一年前比较,经营状况则完全颠倒了过来,09年上半年,TCL多媒体凭借国内政策利好之下的暴涨扭亏为盈,而通讯业务则因为主要依靠海外市场而陷入亏损,一年下来,通讯业务开始蒸蒸日上,而多媒体则因为多方面原因再次陷入亏损。刚刚接任多媒体CEO职务不到一年的于广辉引咎辞职。 几个月前TCL多媒体的中国区总裁韩青就因为业绩原因被安排离岗学习。其时TCL多媒体的液晶销售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TCL公布的逐月销售数据看,09年TCL的液晶销售增长强劲,并在年底达到顶峰,其后形势似乎就急转直下。从其他同类企业的销售情况看,液晶销售下滑更多的是大形势的问题,从这一点,于广辉引咎辞职似乎颇有“生不逢时”感觉,但是TCL在电视厂商中成为下滑最严重、亏损最厉害的厂商,于广辉作为CEO确实是难辞其咎,我想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于广辉做为新任CEO,过分迫切的希望通过大幅度的提高业绩来证明自己对职位的胜任,TCL多媒体爆出巨亏,很大原因是因为存货清理,而之所以会形成大量存货OEM量的降低我猜测和梁耀荣的离开有关系,因为TCL的液晶OEM客户主要是飞利浦。而美国市场所谓切入自有品牌,则可能意味着原有的销售体制要推倒重来。在国内业务陷入低谷之时,对OEM和美国业务实施手术,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今年初在对TCL的经营形势做判断时,我用了“或跃在渊”,以《易经》的阐释,这种状态下“,阳刚过重又处在不中之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此正改革之际,进退未完成之时,其行为或上或下或进或退,此时正是审去度留,皆疑之于心。最后下决心,进可达天人之望,但举措犹慎之又慎,持重详审,不敢轻率意为,方可无过错。”,并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

     且强调,这往往是一个胜利在望的时刻,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这个时刻,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可能成为竞争对手重点防守甚至打击的对象(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因为在竞争优势上还没有形成结构性壁垒,所以还非常依赖于动态的冲击力以及对形势变化的适应力(及时),同时需要注重构筑长期具有壁垒的结构性竞争要素。越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越需要“持重详审”。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 显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年轻气盛的于广辉刚猛有余,而慎重不足,尚不具备行业领导力的TCL过早的摆出了领导企业的架势,如果要找,就是在形势发生变化之后,不愿意正视变化的现实,而企图做最后的挣扎。结果导致形势无法逆转之时一败涂地。 政府对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管制当然是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这使得主推互联网电视的厂商遭遇迎头打击,但是当企业在经营期内无法改变政府决策,企业能做的就是适应政策形势。从TCL上半年的区域销售分步看,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和去年相较增长的幅度降了下来,而海外市场则陷绝对的负增长,这里面主要是OEM和美国市场的调整,OEM量的降低我猜测和梁耀荣的离开有关系,因为TCL的液晶OEM客户主要是飞利浦。而美国市场所谓切入自有品牌,则可能意味着原有的销售体制要推倒重来。在国内业务陷入低谷之时,对OEM和美国业务实施手术,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今年初在对TCL的经营形势做判断时,我用了“或跃在渊”,以《易经》的阐释,这种状态下“,阳刚过重又处在不中之位,“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此正改革之际,进退未完成之时,其行为或上或下或进或退,此时正是审去度留,皆疑之于心。最后下决心,进可达天人之望,但举措犹慎之又慎,持重详审,不敢轻率意为,方可无过错。”,并TCL今年在液晶电视业务上的失误的原因的话,“太把自己当领导了”的心态是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的内因。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